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025章 落星城-灭寨2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14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“主上……唔……”萧璀按住了她的伤处,月九幽轻唤道。

萧璀也不理她,自顾自地在她耳边喃喃道:“我好怕……再也见不到你……再不许悄悄离开……”说完才松开她。

“主上,我们走吧,一会他们寻不着您该着急了。”月九幽对萧璀说道。

萧璀也不接话,直接拦腰将她抱起。

“主上……我自己能走。”月九幽挣扎着。

“别动。”萧璀制止了她,凝神运气,轻松将她带至半空,“你以为我平日只读书喝茶吗?”

“主上为什么要来?”月九幽依在他怀里,盯着他在月光下微微发光的脸问。

“明知故问。”萧璀铁青着脸说。

“主上太任性了,这里如此危险……”月九幽忍不住责备道。

“现在胆子是越发大了,既不听我令偷偷出走,现在又敢来责备我了。”萧璀假装生气。

“属下多嘴……”月九幽一想自己也是不对,他明明是因为担心自己才跟来的。

“以后私下不要称属下,我不爱听。”他命令道。

他们回到秘道处,萧璀也不愿放下她,凤漓正在秘道出口那里等他们。萧璀刚才带头冲进了寨子,又先到了大堂里发现了秘道,二话不说就进了秘道,可把众人吓了一跳,他让众人先忙别的,只带了凤漓就追出去,出秘道不远便是海滩,他只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,正是月九幽。他让凤漓就守在秘道前。

等他们回到院子里,院里已是一片狼藉。

月九幽仍在萧璀怀中。

“冷河!”萧璀边走边往人群里叫道。

月冷河和大家都看到了他们,纷纷走过来。萧璀将她放在台阶上,月冷河要上前帮她查看伤情,她忙躲开。月冷河马上会意说:“放心,隽王殿下已经给我看了你的信,上山这些人我都提前让他们吃了解药了。”又忙查看了她的伤口,然后对萧璀说:“太深了,必须要缝合起来,不然不容易长好。好在没有伤到骨头,我先止血,下山才能缝合了,唉,又多一条。”月冷河叹一口气。

“什么又多一条?”小浊跟着萧玴过来得晚了一步,就听到最后这一句,忙问他们。

“又多一条疤呗!”月冷渊无奈地说,“这一身伤痕,以后看你怎么嫁人?”

发现大家全都望向他,他才知自己说错了话,忙闭了嘴。

“人呢?”萧玴在月九幽面前蹲下,把脸放到与她的脸高度一致的位置,才问道。

月九幽知道他问的是谁,就答道:“里面那个你们见过了吧,另外一个我追到海边杀了扔海里了。”月九幽轻描淡写地答,“你给我买的钗给他陪葬了,他不亏。”

萧玴松了一口气:“杀了便好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“是,他才是真正的主子,那江赟只不过是他的棋子。”月九幽又对萧玴说。

“原来如此。我们很快收拾完,你休息片刻准备下山吧。”萧玴关心道。

月九幽看了眼月冷河身后的风夕岚,对她说:“夕岚,实在对不住,我本应该亲自去救你……”看到她完好无损的样子也就放了心。

“无妨无妨,当我看到你时就放了心,就知道你一定会想办法救我的。你都把守卫毒翻了,小汜又给我们送了钥匙和解药,我一个人完全没问题。”风夕岚忙摆摆手。

“小汜呢?”月九幽双眼在人群里搜索了一番,就见小小的身影从人堆后面挤进来。

“我在这里,风……啊……公……小姐。”小汜一时不知如何称呼她,大家听到他说话,都笑了。

“我真名叫月九幽。你可还好,可有受伤?”月九幽笑笑说。

“都好,没有受伤。”小汜摇摇头。

“那便好,今日若没有你,这事儿绝对成不了,这是我家主人,你想要什么,直管问他拿,他一定办得到。”月九幽指指身前的萧璀。

月九幽对萧璀道:“主上,小汜这回立了大功。就是他打开寨门让你们上来,也是我安排他将我们锁在堂里,我才能顺利除掉他们二人。”

“原来是你,你想要什么奖赏?”萧璀打量着他说。

小汜忙跪拜:“主上大人,我什么也不要,请让我留在月小姐身边,她救我出火海,我要用我的一生偿还,给她做一辈子奴仆。”

“这事儿允了,而且也要赏。”萧璀答,小汜便再向二人磕头。这孩子从小失去双亲,在寨中又一直被欺凌,这下总算是有了家人。

“你就一个人,还想顾多少事,顾多少人。”萧璀责备月九幽道,他眼见月冷河要给她上药,忙说:“都散了,尽快收拾好下山。”他朝众人挥挥手,众人这才都散去,各忙各的事情了。

借着火光,萧璀看到月冷河撕破她肩头的衣服,看到那翻开的皮肉,心疼不已。月冷河在伤口上撒上药粉,痛得月九幽一咬牙,但她没有出声,汗水从她额头划下。萧璀忙坐到她身边,握住她本就冰冷的手。月冷河每撒一次她的手又握得更紧了些,可见得有多疼啊!她终究是个人,而且是个女人,再怎么训练,可以不怕疼,但不是不会疼。要是那江赟没死,他一定是要亲手将他斩成几十块才能解心头之恨。

月冷河上好药又从身上的药囊中拿出干净的布裹好伤口,再随手撕了自己身的一块衣布,套在她的手腕和脖子上固好位置,交待:“没有缝合前,切不可再乱动了。不然再失血,伤了气血就难补回了。”月九幽乖乖点点头。

萧璀将外衫脱下来,替月九幽披在身上。他除了心疼,看着月冷河的这番动作又有些光火。刚才月冷渊说,身上还有好多伤,这都是月冷河处理的??那不是……都给他看光啦??越想越气,平时不露声色的他,竟将怒气写在了脸上。

月九幽看他脸色不对,忙问:“主上在担心什么?”

“啊……没……什么。”萧璀不知如何答,这会这里只有他两人,他仍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。

“主上,隽王殿下带的哪里人?如此兴师动重,怎么收场?”月九幽问道。

“你放心吧,你争取了这几日时间,玴儿就布排好了,用的是星家的人,名头是星家也有人被捉上了山寨,他们要来救人。官府不敢不管,现在在山下等着,我们退了后再上来收场,他们就等着去烨都领功呢!”萧璀答。

“这便好,量他也不敢说出实情。”月九幽放下心来,不管用谁的人,只要不是用萧璀的人便好。而且官府揽了这事儿,如果这个贪狼寨真是曜国安排的,这灭寨之仇也算不到他们的头上。

“而且你传信说已下了毒,自是不用带那么多人,动静也不大。”萧璀又替她抚了抚没有干透的发说。

月九幽放心地点点头说:“这便好,只是您亲自己上来,这被人见了,又……”

“怎么我是不能见人吗?是嫌弃我生得丑?”萧璀将脸凑到月九幽脸面前说。

月九幽往后退了退,一脸慌乱:“属下不敢,主上玉树临风,风采无人能及。”

“我看你说得就很违心啊,而且又说属下,要罚。”说着将自己的唇抵上她的额头,亲亲吻了吻。

他坐回她身边,接着邪恶一笑:“我是冽国皇族,是上官家的子侄,尉迟啸。也算星家的远房亲戚,怎么就来不得?”

这上官家出了名的不是做官做得好,而且女儿生得好,女儿们都容貌无双、才华出众,嫁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王公贵胄,眼前见到的就有好几人,他们上一辈的有月家家主夫人上官筱,冽国王妃上官箮,与他们同辈就有星家长子夫人上官琬玲。

“主上说的是,是我没有想到这层,这样自是最好了。”月九幽笑道。

“你说你作为一个女子,是不是想得有点太多了?自作主张来山寨,居然还说服了隽王殿下和你沆瀣一气,往日我是低看了你啊!你说我以后是不是得防着你,哪天你在我背后来一计,那我可能就功亏一篑了。”萧璀戏谑道。

刚他说完再去看月九幽时,就见月九幽的脸已和手一般冰冷。她抽回手,站起身,往前一步,再转身,狠狠地跪在地上,眼已血红:“属下……确实错了。我本是怕您用了自己人被察觉,影响未来大计。”

萧璀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忙要来扶,就见她跪着往后退了好几步,接着说:“属下确是想多了,是啊,我一个死卫,本就只用听主上吩咐就好了,为何去想这些自己不应该去想的事。主上要是不再信我,杀了我便是,以绝后患。属下要是出一声,便配不上这月姓。”

她将头“咚”地磕在地。左手绑带脱落,再一扯动肩膀,伤口立即血如泉涌。

萧璀愣在那里,他没想到这话激起她这么大的反应,他正为两人的今天亲密感到高兴,没想到这下说错话坏了事。

月九幽抬起头,额头已经磕破,流下血来,可想而知她刚才那一下磕得是有多狠。

月九幽见他愣在那里,又说道:“也是,不能脏了主上的手,我自己来。”接着她猛地拔出身侧的“赤影”就朝自己的脖子抹去,萧璀直接拿手握住了“赤影”。“赤影”本就能轻易斩金截玉,何况是这手,只一用力血就从他指缝间滴落下来。月九幽见状松开了剑,任他握着。

“你知道我那是玩笑话,这是何必。”萧璀就只差将牙咬碎在嘴里了,他心疼到呼吸都不匀了,手上的痛也抵不了心里的痛。

对于萧璀确是玩笑话,但是对于月九幽却是扯痛了她心里最深的伤。这身份差距,是多少爱都填不满的,他们注定不能圆满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