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23章 心意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37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剩下的这些人一路没有停留,由昫王带的人直接护送回了曜都。“金蝉”组织中捉到的那人外号叫“金刀”,因手握一对金色短刀武器而得名。旸王与顾若影当着大家的面假装杀了他与另外一人,实则秘密地单独将他送回了曜都。

“旸王若是不累,先到我那里坐坐。”路剑离对在路口本应该分道扬镳的路承天说。

路承天应了,让舒姝先回旸王府,自己则跟着路剑离到了昫王府。

府里的人已经知道他们在回来的路上,半烟早早就抱着珏儿在院子里等他们。果然见顾若影从墙上下来,立即就接过了她手中的珏儿。

“又受了伤。”半烟看她手包着,要接孩子,又忙让人去请冥药。

“我珏儿可乖?吃得可好?睡得可好?”顾若影也不答她,自顾自地问。

“都好都好,既担心又还要出远门,没见你这样的娘。”半烟怪道。

“姐姐说的是,以后都不离开他了,天天担心得不得了,就怕有人要害他。”顾若影还确实还从未如此牵挂一个人。他还太小了,无法自己保护自己。

“那是不用担心的了,我有时还会做别的事离开一眼。那无衣,真的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,晚上都搬去珏儿屋里住了,和灼瑶一样。白日更是,眼都不曾离开过,我都怀疑他睡过觉没有。”半烟笑道。

灼瑶也落了地,落在半烟身后不远处的无衣身边。第一句便是:“小世子,一切可好?”他一直就是这样,珏儿在哪里,他就在哪里,只隔几步之远,若是有事便立即能到眼前。

无衣无奈地笑着握了她的手道:“好着呢,你交代的事不敢忘,拿我的命护着。”

“你呢?一路很辛苦吧?”无衣见她与顾若影都是瘦了不少,想必路途也是辛苦的,灼瑶摇头。

“平日都是这样进家门的?”旸王与昫王两人比顾若影与灼瑶慢了许多,毕竟两进院子也是要走上一会儿的。

“到哪里都是不走门的,门是摆设。”昫王也笑,谈到顾若影便是不同的表情。

两人正走着,就见冥药急急跑进院门,路过两人时见到旸王就道:“怎么你也伤了?等会一并看看,我先去看看她。”他也没个称呼,但是大家已经习惯了他的傲慢,他从未将几位王放在眼里,就算是见了烨王也是该骂骂该说说的。

旸王还没有多谢出声,就见他一路小跑着走了,心里担心着顾若影,听说不仅病了还又伤了。

昫王也没有理中院的几人,直接领着旸王到了自己的书房。这书房就连顾若影都很少进,虽然她能轻易进去,却一直没有找到密室的入口,她也曾好奇地去试过。

昫王毫不避讳地在旸王面前打开密室的门,领着他进去。

“金刀在这里?”路承天问。

“不在这里,不能把祸事引到家里来,珏儿还小。”路剑离坦承道。

路承天还以为是要和他一起审问金刀,原来不是。于是他问:“那三弟找我来……”

“我们兄弟间有些话要说。”路剑离平静地说。

他引了路承天在密室的桌前坐下,开始烧水煮茶,这里只有他与凝寒来过,有些秘密的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就在这里,所以这里凝寒也备了茶及水这些东西。这里的门也是经过专门改造的,进到这里若是被困,一年也不会饿死。更别说有出去的秘道了。

“你说。”

“不急,我们先喝一杯茶。”

路承天耐心地看着路剑离将水烧开,又开始煮茶,接着再奉给他。他接了过来,尝了一口。

“不怕我下毒?在这密室之中,你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”路剑离也饮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。

“不怕。”

“等过些时日,我就带影儿和珏儿离开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路承天有些吃惊。

“想来想去,还是不想当王,就拒绝了父王。我这十五岁后的时日,本就是捡的,去当王做什么,剩下的日子便快活的活着,不好吗?”

“可放得下?为了她?”

“早已做好了为她放弃所有的决心。”

“那你找我来是……”

“以你的才能,可能比修愁更适合当王,你一出生便知道自己的身份,母亲从未对你隐瞒过,所以你一直在默默等待机会吧。”

路承天抬眉看向路剑离。

“想必也是在后面做了不少事,我却没有能发现,也是你的本事。陷害修愁,刺杀我,夺我救命药,让我一直以为是修愁不利于我,其实都是你吧!”

路承天点头承认。

“之前有些事总是觉得凑不起来,你出现后,这才解了我所有的惑。”

“你本就半死不活,原没有在我眼中,只有路修愁还值得我关心一下。没想到,烨王跑来救了你的命,你反而成为最大的威胁。身边还有了昫王妃,要杀更是难上加难了。计,我还没有想好。”

“计没有用,你在曜国根基不稳,虽左右得了父王却左右不了其他大臣。我就算是死了,你也排不在最前面。”

“有理。”这些,路承天早就想到了。

“所以,我现在不是你最大的威胁,谁都不是你的威胁,我希望你能把这些害人的心思收起来,真正地去为曜国着想,把自己当成未来的王去爱这个国家与百姓。”

路承天听到他这么说,有些吃惊,不知真假。

“如若你可以做得到,我会支持你,大哥和三弟也会支持你。等我确认你可以,便会离开。”路剑离知道路承天是三人中最适合当王的。

“我可以,但是他们会放过我吗?这一路下来,接连几次刺杀,若不是昫王妃,我怕是早就死了。”

“这不是大哥的意思,是王后的意思。大哥心性纯良,从来没有做当王的想法。他只想等父王不管他了,就去烨国定居。”路剑离肯定地说。

路承天听他这么说,便也是信了,他也觉得昹王并不是这样的人。虽然不喜欢他,但都表现在面上了,哪里还会派人杀他。

“本来她是王后,是长辈,我们也不能拿她怎么样。但是这次连烨国的人都用上了,也已经不能再纵了。我们明日去向父王告知此事详情,凭他定夺吧。总之父王知道这件事后,她便再也掀不起风浪了。”

路承天见路剑离已经想好,也觉得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。他没有人打扰,可以安心地办事,一展自己的实力,让大臣们信服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现在看到昫王离去的心意已定,也是安了心,他说的并不像是假话,最大的原因是不想顾若影卷入这王位的纷争中吧!

“好。”路承天只说了这一个字。

“信我?你以前大抵知道,我应该是这世上最不可信的几人之一。”路剑离看他这么痛快,倒是有些意外。

“信你,我知你是为了昫王妃。”路承天笑着喝着杯中的茶。

“但你要知道,我会助你,但同时也会盯着你,如若你对曜国有异心,做对曜国有害的事,我也是一样可以将你从那王位上扯下来。”路剑离说这话是非常认真。

“我做的一切确是为了王位,但不仅仅是为了讨回我的不公,我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代明君,名留青史,我有这个能力。”

“那便好。我以茶代酒,先祝二哥来日成为一代明君!”路剑离叫了他二哥,将茶杯举到空中。路承天也回应他,两人将杯重重地碰到一起。

两人又促膝长谈了好久,直到头顶的机关一直传来吵闹声,才停止。

“这是有人闯入?”路承天有些紧张。

路剑离笑笑,说:“你一会出去看看就知道了。今日与二哥就谈到这里,也该让先生给你看看伤。”

两人就走出密室回到书房与密室间的隔层里。隔层有个窗花,可以从里向外看。两个就见到一个情景:有个身着白衣的女子,头发也披散着,光着脚丫子,整个身体贴在地上,摸索着什么,一会侧耳听听,一会用手在地上敲敲,似在找什么。

这书房里有几个点,若是被人触动,密室里的人便知道书房里有人进来了,机关就会发出响声。

“她不知道机关在哪里?”路承天看着她专业又滑稽的样子,觉得十分可爱。

“逗她玩呢,就是不告诉她。她有时候就悄悄摸进来自己找,一直没有找到,可气着呢!”路剑离满眼笑意。

“可是,以她的聪慧,怎么想不到呢?”路承天觉得机关并不难找。

“就是太聪慧了,不敢碰那最是机关的机关,怕中了我的计。”路剑离笑道。

这两口子相互算计着,也是好玩。

“你们两人这样也是有趣得很。我姝儿,可没有这情趣。”路承天由衷地说。

“我看旸王妃那样端庄得体,才真是适合当王妃。我不适合当王,自然影儿也不会是当王妃的料。”路剑离按开了密室,走到书房中。

顾若影听到了声音,立即跳了起来,吃吃地笑道:“被殿下发现了。”

“看了你半天,地板都给你擦干净了,可找到了?”路剑离走过去,替她拿到头发上的杂物,“下次记得穿黑衣,白衣脏成这样,只能扔了。”

“咱们有银钱,二王兄给了好多金子呢!”顾若影呵呵笑道,惹得路承天又想起这个梗,也笑起来。

“其实我是来叫你们吃饭的。”顾若影拿自己的脏手握住路剑离的手,解释道。路剑离也不嫌弃,又看了看刚包好的手,已是脏污不堪,就无奈地摇头。

她这可爱的模样,再想起杀人、审问时的狠样,哪里会觉得是同一人啊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