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88章 战事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25 2022-07-16 05:17

  

  本来御霆轩和御霆肃借着灏洲失守,逃回镜都,以做内应。但是现在,翰王、意王竟自己先咬了起来,他们索性让他们再咬一会儿,说不定好戏还在后头。他们就在灏城留了下来。

曜军轻而易举地攻下了灏洲,因为一万多人马全都中了毒。现在晖郡王已占领了灏洲,关了各城城主,军队也进驻了各条街道。那些中毒的守军都被关于外城他们原本的营地中。

御霆轩和御霆肃此时站了出来,由他们代表百姓与曜军交涉。御霆轩的身份在灏洲大家都是知道的,所以城里的百姓在失去了城司的管理以后,开始依赖于他。百姓们发现,曜军没有伤害过一个百姓。可以说,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百姓生活大的变化。

曜军同意尽量保证居民的正常生活,由于禁止了人员进出,有些物资便开始慢慢短缺起来。御霆轩便和晖郡王商量解决问题,一部分由曜国提供,一部分是原来城中府库中有的,就拿出来分发给百姓。百姓没有等来他们镜流王的任何援助反而是受了曜军的益,再加上听了晖郡王宣讲的曜国律法,甚至觉得生活更易了。所以曜军在城中没有受到一点反抗。

御霆轩这一天将六城的有威望的人集中起来,告之了两王相争、百姓受苦的事。大家这才知道,原来是曜国人给了百姓解药。但是由于药不够,也因为对战,所以才没有给军士们解药。令大家气愤的是,如若是打不赢便也算了,没想到是给自己人害了,将这灏洲白白送给了曜国。

“父王是什么样的人我是知道的,而镜流百姓受的苦我也是知道的,我只想告诉各位,镜流易主是定下的了。”御霆轩对众人说。

“您是打算……”有人问,却又欲言又止。

“他们本就打算弃了我们灏洲,谁当王对于百姓来说有什么关系?这城姓路还是姓御,与我们何干?”有人也愤愤道。

“曜太后已应我,这城、这镜流仍会姓御。”御霆轩笑了笑。

“难道是让您……”

“如果是瑞王殿下,我必拥护!”有人站了出来。

“是!”

“是啊!”大家纷纷响应。

“我这样的身体,哪里还能担得起这重担,不是我。”御霆轩拍拍自己的废腿说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玖王。”御霆轩淡淡说道。

大家都知道玖王已经死在曜边境的战场,正在疑惑,就见御霆肃站了出来,抹掉他脸上的易容,扬起脸看着大家。他想着月九幽抬起下巴受理的样子,在心中那样便是王者的样子,于是也不自觉地慢慢站直了身体、抬起了下巴。

“玖王!”大家开始议论纷纷。

“玖王之前遭太子陷害,差点死在沁城,好在被曜国人所救。太子此去犯曜,无论如何都不想玖王回来,只不过害了他自己。”御霆轩咬着牙说道。

“原是这样……”

大家这才恍然大悟,一齐跪拜。

御霆肃就这样如月九幽与御霆轩所愿,光明正大地站在了人们眼前,以继位王者的身份。虽未想过当王,可真受世人朝拜时,却也让他内心有些波澜。

“父王的苛政一直是我的心病,以后,我会最先重修镜流大律。”御霆肃诚心诚意地对大家说,“曜王允我,不仅不会对我镜流进犯,还会助我镜流扩土封疆!”

这些人中不乏商人、士家,一直被镜流的苛政所影响着,如今听了御霆肃这样说,无不振奋。

晖郡王去了镜流军营。军队里的兵士正饱受中毒之苦。他让人把各营将领带了过来。有几人已走不动路,是被抬来的。

晖郡王将这几人齐中在一处营帐内,先给这些人都灌了解药。第二日待他们症状缓解后,又去探望。

“昨日你们喝的是解药。”晖郡王对众人说。

“解药?!”有位身体稍好些的将军问。

“对。你们不是病了,是中了毒。而这毒并不是我们下的,是意王为了翰王输战而下的。”晖郡王慢慢给众将讲道,“你们若是需要证据,我也可以拿出来。”

“那你们看着我们死就好了,为何还要给我们解药?”

晖郡王笑笑道:“你们回去给将士们说,如若愿归顺的,可以到营前来领解药喝,而且仍军中留用,另领一份养家钱;若真觉得屈辱不愿的,我也敬他们有气性,便可到营前来领一份棺材钱送予家人,回家等死。”

大家都只知道太子的三万人马被曜军杀得一人不剩,还以为曜王也是与镜流王一样残暴的人。如今他们又有病在身,还以为曜军根本不会理他们,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。没想到居然还会有活命的机会。同时,大家也知道自己中毒并不是因为曜军,而是因为他们的两王之争,还会有谁不愿归顺。

最后,各营的人都来领了解药喝,没有一人去领那棺材钱。晖郡王见无人来领棺材钱,便将这笔钱分发给了将士和城中百姓,令人吃惊不已。这第一次见打仗赢的一方给输的一方银钱的。

“大将军,我们……若是喝了药、收了银子然后再反呢?”有位将军十分不解,他也不怕死,便问晖郡王。

“我以真心待之,也是希望你们能以真心待我。再说,我们又不是打不赢。”晖郡王声线温柔,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。

大家无不对曜国刮目相看,这是何等的自信和大气。

没过几日,灏洲已俨然成了曜国的城。除了外城、城外的军营,城里已恢复正常,只不是所有人被限制出城,消息也被封锁得死死的,但是城外翰王之战他们故易留了活口回去报信。

翰王战死、曜军攻占灏洲的消息迅速传到了意王与镜流王耳中。五个儿子,死了三个,最喜欢和看重的一口气死了二个!他心痛无比,一病不起。

意王本来只想让翰王输,没想到竟被曜军杀了。这可出乎了他的意料。他觉得自己无比聪明,这王位如已到手。

军师受了伤又怕被人追杀,换了百姓的衣服、带着伤悄悄回了镜流,又等了几日没有发现意王有什么动静,这才悄悄让原来宫里熟识的人递了信给镜流王,说有要事相告。接着,他便秘密进了宫。

“王上!翰王死得冤啊!”军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将他知道的一切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。

镜流王一口老血喷在床前,他颤抖着问:“是意王?”

“正是啊!”军师把自己在河谷的失利也算到了意王的头上。

军师还以为自己这回立了功,可是才刚刚走出镜流王的寝殿,就被镜流王的侍卫一剑刺死在台阶下。

镜流王只有这第三子了,他还能指望谁。他本来也怕打不赢,就是要放弃灏洲的,现在也只能如此了。他找了意王前来商量接下来应该怎么办,并没有对他说自己知道了他投毒的事。

“父王,我觉得除了降没有别的方法了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这意王本就没读多少书,整天在女人堆里待着,头脑有一些,但是没有武功也没有什么大本事。靠的就是一张巧嘴来博他父王的喜爱。

“降?”镜流王想细问如何降。

“那灏洲他们占便占了,送给他们就是。我们只要镜都和淖城。以后我们镜流对他们曜国称臣,每年上供,既可保平安,又可保住我们御家血脉仍掌握这朝政。”御霆荣接着说。

“荣儿说得有理。”镜流王想了想说。

“您觉得可行,我便去让他们理降书,不日送去给曜军,听说那太后就在灏洲,这样更好,曜国本就是那太后说了算的,我们恳切些,她一定会被打动的,女人嘛!”御霆荣建议道,他自认为阅女无数,可是他不知道这位女子与他见过的完全不一样。

“就按你说的去办。还有,若你四弟……还活着,就请他们把你四弟也一并放回镜都吧,他一个病入膏肓的人,他们留着也没有什么用。”镜流王想起了常住在灏洲的四子,没有他的消息,不知现在是死是活。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御霆荣平日从未理过政事,现下这王城国事竟在他一人之手,已经开始飘了,对朝中各人指手画脚,就像自己已经是王上了一样。镜流王病着,大家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降书是好写,可是这降书谁送才是问题。人家坐在那里的是太后,镜流王现在动不了,若只是派个大臣,只怕是人家会掀桌子,但是派这最后一个王子去,又怕肉包子打狗-一去无回。

御霆荣也深知这个道理,让他去送死是绝对不可能的。最终,他们还是决定先派一个大臣先去送书探探情况。实在不行,自己再出马。

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,平日什么事情也不做的他,居然要做这许多事情,竟感觉疲累无比,对女人都失去了兴趣。他对曜国真的感谢多过于气恼,因为没有曜国,他是没有机会得到这权利的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