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34章 夺回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38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路承天退了开去,看向自己的胸口,正插着一只翡翠钗。

“王上!”李乘枫上前扶住路承天,而身子最为轻巧的青渝已经上前抽出了剑直朝顾若影而来,顾若影准备闪开,却见青渝有些犹豫,她侧身躲开剑,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,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,这可不是硬功,而是内力可以用了,青渝口吐鲜血,直接晕死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路承天虽没有立即死去,却也说不出话来。而他带进来的自己人早已被脖子上架了刀,出不了声。他们刚才为了保密,在顾若影进来后就关上了门。外面根本不知道院子里发生了什么。这屋里子的十多人,哪里会是普通的士兵,全数是揽月阁派出的最好的杀手,都是以一抵十的高手,路承天那点王宫的守卫哪里是是对手。

“哥,冥药呢!”顾若影知道自己下手的轻重,并去理那路承天,而是问月冷沙和月冷洲。

“解药在我这里。”月冷沙知道顾若影的意思,立即走到路剑离身边,将药丸塞进了路剑离的嘴里,并用冥药教的方法让药起效。

李乘枫跳起,直拿剑也朝顾若影刺了过来,顾若影躲都未躲,他身后月家人也随之跟上,将剑刺进了李乘枫的身体。

“你……”路承天还在惊讶中,他看到刚才痛哭流涕的顾若影已然变了脸色,眼上的泪痕甚至都还没有干。

“你放心,刺在这里,你还能活个三五日,等我殿下醒了,再慢慢杀你。你身上的血仇太多了,我还没有想好怎样杀。”顾若影呵呵笑道。

接着,顾若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长叹,也不叫叹,就像一个被人捂住了嘴好久不能呼吸的人,被放开后的第一次深呼吸。

“殿下!”顾若影回转身扑向已经开始呼吸,他喘着气刚坐起身,又被顾若影撞倒在地上。

“影……影儿……松开……我……”路剑离气还不顺,被顾若影压住又无法呼吸了。

顾若影这才松开来,将他扶起。月冷沙忙将一件厚祅批到路剑离身上,他正冷得瑟瑟发抖。

“可有哪里不妥?死冥药怎敢不跟来?!你要有个万一,他就死定了。”顾若影恨恨地骂道。

“我没事,你没事吧……”路剑离气总算是顺了,他握了顾若影的手,上上下下打量着,同时,也看到不远处胸前插着钗的路承天,“我就知道,你能识出的,我的王妃是全天下最聪明的女子。”

两人站起身,走向路承天。

“刚看到你躺在地下时,我真的吓到了,前面的表现也都是真实的。直到我哥对我说节哀。我们月家人眼中没有节哀一词,死对于我们这些死卫是极为正常的事情。然后我开始检查确认,你知道我一定会检查的,对吧!”顾若影笑脸望向路剑离。

“我见过睡冰床的乐安,她皮肤的触感、冰冷的程度与你的完全不一样,而且我进来,你已经在外面躺了有一会儿了,我能看到有一丝丝气体在你身体周围,那是你体温在慢慢增加的结果,那药,可以让你停止呼吸,停止心脏跳动,却无法降低你的体温,你们便用了这冰泉棺来迷惑他们,聪明!”

路剑离点点头:“虽然一切都不可控制,但我知道你一定能发现。”

“我还看到了你的伤口,都已愈合,哪里会是因伤而死的。也就是他因太希望你死,而乱了思绪。”顾若影看向路承天。

“你的……内力……”路承天已经明白了一切,他也知道了,她手里的钗是原来路剑离头上的。

“内力……你可能不知道,我的殿下,就是我的解药。”顾若影握住路剑离的手,轻笑道。

其实刚才她检查时就发现,他是有唇色的,冻了这许久,不可能会有唇色,她想起乐安那血白如冰的唇,于是就肯定了,这唇上有冥药擦的解药。于是借着吻他,而舔下了这解药,又哭了一会儿,让药力发作,能用内力了,便才假意晕倒,引路承天上前。

路承天绝望地摇头,他握住胸前的钗,他想若是注意到这钗,也许就不会死了。

“何止是钗,殿下的衣领里一边各有至少三根毒针,”顾若影一边说一边伸手出去帮他取,果然在衣领里各有几根银针,这会儿人已开始走动就比不得躺着了,一会怕伤了他,“腰带中还有软剑。”顾若影又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路剑离的腰带。

路剑离点头,这腰带的花纹他用了与“凌霜”剑柄一样的花纹,“凌霜”剑柄藏刀,顾若影一看便知这里有给她准备的武器。头上的钗也是,早在她检查头部时就悄悄拔下藏在了袖中。

“终是……被你骗了……”路承天闭上眼,不再看二人。

月冷洲见时机已到,便向空中发了一发哨箭,便有比路承天准备的人还多的军队发动,将他的人围了起来,这批人是由薛驰带来的佐坤的将士。尉沧浯将军冒着极大的风险策应着昫王与昫王妃。如若失败,他也将会受到牵联,但是他不后悔,而佐坤的将士听到说是帮助昫王与昫王妃,无一不同意,新王是什么人,他们不知道,但是昫王与昫王妃是什么人,他们却是知道的,无论何时,他们都会坚定的站在昫王与昫王妃这边。

就这样,掌控权又回到了昫王手中。

昫王牵着昫王妃的手走出院门,院外的曜国士兵们,无不惊讶,再看到他们身后由人抬着的路承天,已是明白了个大概。

杜衡看到半死不活的路承天被抬了出来,也绝望了,一头撞到烨国士兵的刀上自杀了。等顾若影想起青渝来,却发现他已趁乱跑了,也只有他有这个本事,月冷沙还想让人去追,顾若影说:“放他走吧,他刚才刺向我时,犹豫了,收了力,侧了身。”

顾若影上了来时马车,只不过这时已是两人相依而坐。

“路剑离,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,万一我没看出来,就这么死了,你可欢喜?”顾若影嗔道。

“我信你。”路剑离也不怕她骂,就是紧紧握了手不愿松开,见她面色身体都如常,看来路承天并没有苛待于她,也是放了心。再看看她的手腕处,有红色的、青紫的深深浅浅的印迹,便又心痛起来问,“这是将你锁起来了?”

“嗯,给吃了不能用内力的药,但还是怕,就锁起来了。”顾若影点点头。

“吃的苦一定要讨回来的!”路剑离轻轻抚着这些伤道。

“我吃些苦算什么,星转与柏舟的命要讨回来!”顾若影咬紧了牙。

“还有烟雪镇……烟雪镇三十七条百姓的命!”路剑离红了眼,他也是醒后才知道,烟雪镇百姓为了救他,而有三十七人被杀。

顾若影吃惊地看向路剑离,她并不知道这后面发生的事情,接着说:““何止三十七条!还有曜都那么些因为瘟疫而死的百姓们!还有那些不服从的官员和他们的家人们!”

进了镇门,他们下了车走在正街上,并将路承天抬在板上跟在后面,百姓们看到昫王与昫王妃回了城,一片欢呼之声。他们知道瘟疫不会再有了,主心骨回来了。

走过三府时,先放出了关于狱政院中的包括晖郡王在内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近百人。这百人,都是不愿服从路承天却又短时间杀不得的官员。看到昫王与昫王妃的到来,他们长跪不起,总算是有了盼头。顾若影看到里就有薛骐,心就放了下来。

她让薛骐上前,问他说:“你是让你的人假意投诚,获得路承天的信任,然后争取去追杀我们的吗?”

薛骐重重地点头。

顾若影泪流下来,对他说:“他们做到了,护住了我,而且把有埋伏的信也带到了,最后还帮我抵抗了很久,可是……一个也没有能回来……我现在……连他们的尸身在哪里都不知道……”她说不出下去了。周围听到的无不动容。

路剑离揽住顾若影,替顾若影说:“薛统领,你如今什么都不需要做,首先去砾城找到他们,好好安葬,抚恤他们的家人,一定要妥善办好,需要什么都去昫王府找温管家拿。”

“是,谢殿下,谢王妃。”薛骐一直被关着,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,但他想应该是没有活口了,不然总会有人来报的。如今从顾若影口中才得知。

二人接着往前走,一路由薛驰的队伍护送着走进王城。先去昹王府和昤王府,门口的守军还强硬地想反抗,就看到了半死不活的路承天,便也泄下气来。路承天巨变引起民愤,便没有将昹王及昤王杀了,而是关在府里,想等局势更定些再解决。

昹王与昤王也随着他们一起朝王宫走去,还有刚才从狱中放出的近百官员。其他服从的或是本就是路承天的人的那些官员已经家瑟瑟发抖,有些准备出逃,有些做了坏事的已准备自杀。

昫王走到大殿前,大家皆跪拜,这次,连顾若影也跪在了他的脚下。这是她第二次跪他,第一次不是自愿,第二次是心甘情愿。

“拜见曜王!”众人皆臣服。

他这个王再没有一个人质疑,他早已是他们心中的王。

萧璀在落云也得到了他们成功的消息,心也放到了肚子里,对下面人说:“回烨都,家里人也该等着急了,先发信过去。”

“他终于也成了王,后续还能联手一统四州,痛快!”萧璀心里非常高兴,同时也佩服路剑离的算计,还有他与顾若影之间的默契。两人已是如自己手脚一般地了解对方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