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48章 家书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36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第二天一早,路剑离一行也准备回程,他们等曜王走了以后才走。

顾若影不想骑马了,就将头枕着他的腿,懒在路剑离身边不动。

“今日怎么这么老实?”路剑离抚着她的手臂问,“别告诉我昨日给你累着了啊!”

“怎么可能,昨日才动了那几下。”顾若影道,其实是因为她看到暝郡王的马车就跟在他们的马车后不远处,让她十分不悦。

“那是怎么了?我昨天好多时候不在你身边,也没顾上你,是有什么事吗?”路剑离心很细,顾若影脸上一丝丝不悦他都捕捉到了。

“那我说了,你可不能恼。”顾若影坐起身,说道。

路剑离看她脸色凝重,也直起了身子说:“你说,我不恼。”关于她的事情,能不恼才怪,只不过肯定不是好事了,心里先做个准备。

顾若影就将昨天在屋顶与暝郡王的事情一五一十说给了他听。

“什么!看我不杀了他!”路剑离愤愤地就要掀帘子出去。

顾若影忙拉住了:“不是说不恼吗?”

“与我不对付就算了,居然敢对你不敬!”路剑离显然是消不了气了。

“他从我这里并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便宜,手指头都没有碰到过我,若有,我昨日肯定就已经将他杀了。我之所以告诉你,是要让你注意他,他已经开始不忌讳你的身份了。”顾若影把他按回榻上,捧着他的脸,让他冷静下来。

“影儿,委屈你了。”路剑离心火难去,泪有些湿。

“不委屈,有下回,我就直接杀了。”顾若影朝他笑。

“等结盟顺利进行,我就将事情都交给他们,我带你走,去天天只下雪的地方住。我不能将你带出一个苦海,又推进另一个火坑。”路剑离握紧她的手,这王族身份是他们安静生活的阻碍。

“你能愿意为我舍弃这些,我已知足。”顾若影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,“我不觉得这是火坑,你时时都挂记着我,刻刻都护着我,事事以我为先,你在我面前就只是夫君,不是王子,已是大不同了。这便是我想要的样子。你的身份在此,不是你可以选的,你若想护着曜国,我既是你的人,也就是曜国人,不会有怨言。”

“顾若影你为何要这样懂事?你就应该桀骜,就应该不羁,就应该狂妄,那才是你,不能为了我而低下头来。”路剑离摇头道。

“无论何时,我都不会低下头来,不会为你,也不会为任何人,低下头。”顾若影轻柔地亲吻他的额头,让他安心。

回到昫王府,趁着顾若影换衣的时间,路剑离对灼瑶、般嫦与洵美说:“要与你们主人一步不离,任何时候都要有人在她身旁,哪怕是在府里。如论她怎么不愿都得跟着,特别是暝郡王在的场合。明白吗?”

三人见昫王脸色凝重,都忙点头应了,昨日般嫦与洵美都隔得远,确实没有来得及帮忙,而灼瑶离得稍近些,还是晚了一点点。

顾若影回到了家里,就放松了很多,换了常服,光着脚在院子里走,反正处处都有石板,而且昫王命人时时扫着,一点灰尘都没有。

“仔细着了凉。”路剑离都没有听到她的脚步声,人已到近前,不用低头就知道她光着脚。

顾若影光笑,反正听是不会听话的,“在自己府上还不能自在呢!”

“是不让你自在吗?是不想你生病,你说说,这还没有入夏,早晚还……”路剑离又准备开始他的念叨。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灼瑶,拿鞋,快点,再不拿来我要被殿下唠叨死了。”顾若影扯着嗓子喊道。

“等入夏了,随你怎么光脚。”路剑离将她拦腰抱了起来,放在廊下的椅子上坐下,等着灼瑶的鞋子。

正在这时,有下人上来说:“今日早些时候,信馆那边收到王妃的信,是烨国来的。”

“快拿过来!”顾若影又想跳下椅子,被路剑离按了回去,他对下人说道。下人忙将信呈了上来。

顾若影一看,共三封。

第一封信是小汜的家书,里面讲了家里的现状,一切都好,各产业经营得都好,还开始筹建自己的银社,很快就能把生意做出烨国了。

“小汜和半烟还真是做生意的材料,没有你的筹划,也越做越大了。”路剑离听她介绍完,点头赞叹道。

“是啊,自从有了半烟,我很少再管这些琐碎的事,头都少痛了一些,以前没有她的时候,我也备着各项产业,着实很累,可能是我比他们笨吧。”顾若影笑道。想着,她未跟着萧璀出行倒还好,特别是跟着萧璀出行后,更觉得累。

“你是笨?是你太过聪明了,想得太多。”路剑离呵呵笑道。

第二封信是月冷河的信。信里讲风夕岚已经生了,果然如她所愿是一位小姐。这位是风家的长女,将来可能是风家的当家人。月冷河已经亲自到烨都去找无间和冷渊,商量定亲的事情,无间和冷渊当然是无比同意的,只是有郡王身份在身,还得去求王上,没想到王上欣然同意了,所以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。信的末尾,还印了风冰妤的小小的手掌印。

顾若影看到那小小的手掌印,开心到眼泪都流了下来。路剑离走过来帮她擦泪,又看了一遍信,也是很高兴,如果两家能联姻,那真是亲上加亲的好事,他们的父辈之间虽没有血缘却胜有血缘。

“这下可放了心?”路剑离轻声问。

顾若影点头,将脸靠到他身上,说:“子归与冰妤,以后总算是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了,他们再往后的后代,都不会再有我们这样的人。”

路剑离想到她自小到大受的苦,也心疼起来,但又不知如何安慰。如果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,即使长得如现在一样美,自己还会喜欢吗?就像是那日受罚时她说的,如若是听话的顾若影,可是他喜欢的样子?

“以后都会好的。等过一阵子,我就陪你回去看两个孩子。”路剑离摸着她的发,温柔地说。

第三封信是萧玴写的。首先询问了顾若影的现状,希望回信告之,他们很是担心,这里他用了他们,另外一人指的是谁就显而易见了。顾若影的嘴角不觉浮现一丝冷笑。其次,关于盟约执行的事情由他来全权处理,所以他不日就会到曜都来与曜王和昫王见面,发信之日已准备启程了。如是他来,说明烨国还是很重视,他来也比谁都放心,萧璀放心,顾若影也放心。第三,冥药已收到顾若影的信,他会跟着萧玴一起来曜国。

顾若影将第三封信递给路剑离时,路剑离没有接,他道:“前两封是家书,我也算是他们的家人,自然是可以看的。这萧玴是你友人,他的信我就不方便看了。”他这么说也是对她的充分信任。

顾若影将信收回,简短地叙述道:“为了盟约的事情,他会来曜国,冥药也与他一道。”

“来曜国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前两日也收到了他们的国书。冥药能来也真是太好了,我也放了心。”路剑离应她。冥药要来的事也是他们商量好的,虽不易受孕,但也怕万一,到时冥药在千里之外,怕来不及伤了身体。只是一直没有得到他的回信,还以为他因为舍不得半烟所以不想来。如果是那样,就只能等到真有孕了,再让他来了。其实路剑离想让冥药来,还有个原因是想让他看看曜王,路剑离觉得曜王本身非常健硕,但是最近却无端端地生病不适,却找不到原因。

“说不定来了也是白来。”顾若影幽幽道。

“那也是好的,至少你身体不会有问题。”路剑离一心只有她,这孩子有没有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“其实我一直没有问过你,五年采出的矿石,会对曜国有多大的影响?这场结盟,到底谁会受益,谁有损失?”顾若影忽然说起正事来。

“矿石确实不是取之不竭的,但是五年肯定是采不完,我们有矿师对这条新矿进行了研看,至少能采近百年。那么,我用五年的矿换取烨国的联盟肯定是有益的。且不说每年送来的粮食可以解决很多人的吃饭问题,就单是连手灭彗绝,已是无限的益处了。”

“因为彗绝有大量的农田,还有矿山。你要农田,他要矿山,对吗?”顾若影问。

“影儿果然聪明。”路剑离点头。

“所以,你给他矿石,助他制武器,也是为了他们与彗绝交战时军力更强,你们的胜算更大。”顾若影又说。

“是。”路剑离没有避讳。

“所以,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存在,即使没有我,你们两人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,也会结盟。”顾若影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。

“不是……”路剑离也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了。

“所以,你们结盟便好了,为何要让我掺和起来。”顾若影心冷下来,脸也冷下来。

“不是,影儿,不是这样。你是我结盟的条件之一,没有你,我不会同意与他结盟。”路剑离握住她的肩膀,她将脸偏向一边不去看他。

“如果他不同意让出我呢?”顾若影终于看向他。

“如果不愿,我就给他五十年的矿,如再不愿,我就回来争王,然后将我曜国献予他,我看他愿是不愿。”路剑离脸上露出坚定之色。

“以一国换我,可值得?”顾若影没有想到他是这样计划的。

“值得。”路剑离想都没想就笃定地答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