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31章 献计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01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路剑离被月冷沙秘密送到郡主府的时候,伤还没有完全好。这次,伤得也太重了,再加上当时的情况与之前在昫王府救命的情况完全不同,并没有那四十九种辅助续命的药与时间,便好得也没有那么快,命倒是保了下来。

路剑离与灼瑶两队人回烨都的消息被按得死死的,都是秘密送了进来,躲开了各路人马的耳目,如今,萧璀已经精于此道了,有时候,甚至会启用“赤影”的人,渐渐脱离了月家的情报势力。月祝元在上官家的人都撤走后,实在也忙不过来,再见萧璀已然是非常成熟,便也放下心来不再时时顾看了。

小汜如常行动,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,却比平时多了双眼睛,多了双耳朵,时时关注着周围的人,他让“赤影”的人都醒了过来,时时准备配合着萧璀的行动。他知道这个行动可能不能动用萧璀的人,那么他的人这时候就会派上了用场。

路剑离是晚上进的郡主府,怎么进的连灼瑶他们都没有发现。直到到了珏儿屋前,无衣才知道。

“殿下……”无衣和衣守在前屋的榻上,灼瑶睡在里屋的床外侧,床里侧是两个孩子。

“无衣……辛苦你……”路剑离有些有气无力。

无衣摇摇头,答:“我们很顺利,到边境进了军营,然后烨王就来接了我们。”

路剑离走得有些不稳,由凝寒扶着。灼瑶也是和衣而睡,早听到路剑离进来,忙起了身,把位置让出来给他看珏儿。

“乖得很。”灼瑶轻轻说。

路剑离走到床边,看两个小人儿在被子睡得脸红通通的,也放了心。

“有你们在,我放心。”说着,眼眶就红了,看到这珏儿怎么能不想起他的母亲来。

“您来了,我就可以走了,我明天就出发去救主人!”灼瑶随着路剑离来到外间,对他说道。看他现在的样子,怕是要养好一阵子了。

路剑离摇摇头说:“我来了也无法护他周全,还需得你和无衣。影儿我会想办法救,你放心。”

第二天入夜,萧璀也悄悄进了郡主府,分开进来的还有月家三兄弟。萧璀这回没有带上萧玴,因为这几年,两人一直没有谈起关于上官家还有顾若影的事情。他不确定他的心是否向着顾若影。而且,这几年的征战都是由萧玴出面,几年都没有怎么回过家。萧璀都有了四子两女,而萧玴却还一个也没有,萧璀暗地里着急。以前也赏过侧妃,就是不要。这回总算是看上了个官家女子,萧璀便去看了一眼,结果一看,竟有三分像顾若影。这女子家族身份一般,本是配不上萧玴的,但他就是看对了眼,说是要么不纳侧妃,要么就是她。萧璀也只好应了,好在是侧妃,身份低一点也就低一点。这下北州已定,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就让他在家里待待。萧璀不想打扰他与星宓的团聚,还有准备纳妃的事情。

他进了院子先看到冥药刚送了药给路剑离喝下出门来。

“先生。”倒是萧璀先叫了他。

“你来了。”冥药回道。

“他身体怎么样?”萧璀问。

“命是保住了,有一刀伤在了心脉上,还好我留了一半‘浮世’,不然命都没了,‘沉欢’都救不了。但是还是没能完全好,只能是以后慢慢调理了。身子会较以前弱些。”冥药如实答,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,不能对萧璀有所隐瞒,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告诉他,这次救人就靠他了。

萧璀推了门进屋,走到他的床边。

见了萧璀还未说话,路剑离先喘了半天,身体好似不太好。

“你可不能死啊,她还在等你去救。”萧璀看他脸色,现在只能是叫活着。

“有先生在,死不了。”路剑离调息了下,这才答道。

“打算怎么办?”萧璀已不用问他情况了,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不如自己多。于是就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一一讲给了路剑离听。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路剑离心中已经有数,于是只问结果。两人虽因一个女人不对付,但却不得不说,两人非常有默契,而且甚至有些欣赏对方。

路剑离叹一口气答:“倒是有一计,但不知能不能成,变数太多。”

萧璀忙说:“你先说说看,我们再看可不可行。”

路剑离便把一路想的这个计策说给了萧璀听。萧璀听完才明白他所说的变数。这不仅是变数了,简直是完全失控的状态。

“如若是以往,我决不会同意你这么做,你知道,她不会放过我的。她能拿刀刺这里,也就能刺这里。”萧璀先拿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肩,接着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。

路剑离点点头道:“所以我还是想了后着。”

萧璀看着他,等他说完。

“后着便是,趁着他根基未稳、大局未定之时,你举兵去围之,以曜国以换她。当然,我觉得你既去夺了曜国下来,未必能舍得用曜国换她。”路剑离带着笑意看着他。

萧璀摇头笑笑:“你觉得我会为了得到曜国而愿意放弃她,只是把她当成我出兵的理由?”

“你能护着珏儿他们,就知道你心里还有她,已是非常感激。但和一统北州相比,我不知道你如何权衡。”路剑离直接道。

“这问题若是在和你拿矿换她之时问,我想我真的不会犹豫,因为那时没有真正失去她。但现在,我想告诉你,你的后着便是我的前着。”萧璀也鼓了些勇气,才将自己的心迹向这个情敌表露。

“你能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。我们还是先走我的前着,如果失败,再走你的前着。”路剑离坚定地说道。

“你若是这么决定的,我也同意。”萧璀也报以他坚定的语气与眼神。他佩服这个男人,为了顾若影所做的一切牺牲,他自愧不如。

萧璀转身准备离开,路剑离又在他身后说:“还有一件事,我想你应我。”他转回身看着路剑离,眼中已有了泪。

“如若我死了,她定伤心欲绝。我希望你能陪着她,直到她走出来。这世上只有你……只有你能解这个忧。”路剑离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。

萧璀盯着他良久都没有动,两人四目相望,全是悲情。

“她不会让你死的,我也不会让你死,都还没有斗够。”萧璀扔下这句话,转身离开路剑离的房间。

第二日天刚亮,珏儿听说父亲来了,一早就来门口等着,不愿意离开,也不愿意半烟去敲门。就乖乖坐在路剑离门前的廊下,直到冥药前来送药。

“珏儿怎么在门口待着也不进去?”说着,就牵了他的手带他进了房间。

“父亲!”珏儿一边叫一边跑过去,看到父亲身上的纱布,就停住了脚,在屋里打量,“母亲呢?星姨和舟叔叔呢?”

一提到颜星转与秦柏舟,路剑离又伤心起来,握了珏儿的小手,不知如何答。

凝寒替他回答道:“小世子,你星姨与舟叔叔去很远的地方办事了,可能……可能很久都回不来……等你大些,再带你去见他们。”

珏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那母亲呢?”

“母亲在曜有些事还没有办好,晚些就来接珏儿回去。”路剑离摸摸他的头道。

“好,珏儿在这里乖乖等她。”珏儿答道。

旁晚,萧璀来了,看到路剑离在厅前廊下坐着,现在烨都时日是春季,很是舒服。又看珏儿在院子里练剑,拿的竟是顾若影一样的双剑,人小小的,剑小小的,却是有模有样,一看就是已练了不少时日。

“这么小就开始练了?”萧璀有些惊奇道。再想想家里的那几位王子与珏儿比起来相差甚远,无论是思维还是体力,看来还是太溺爱了。

“会走路就开始练了。”路剑离笑道。

“也学母亲练双剑?”萧璀又问,因为男子一般少用双剑。

“她的眼里哪能看得上别人的武功,自然是自己教才放心了。”路剑离想起顾若影,心中又是一阵难过。

“那倒是的。这回在那里受了如此大的委屈,一定是要替她讨回来的!定不能让路承天轻易死了。”萧璀恨恨道。

“这关起来比杀了她还难受。都是我不好,最终还是没能让她过上平静的生活。”路剑离悻悻道。

“已比在我这里是好多了。你放心吧,一切都已经着手安排了,等冥药先生查过你的身体没问题了,便可以出发。”萧璀看向虚弱的路剑离。

“好。时间刚好,太早他怀疑消息我们一早知道,太晚,他怀疑我们的局。”路剑离回答。

萧璀也点点头,两人总是不用多说,思考的事情与深度总是惊人的一致。他说:“我无法前往,让月冷沙去,他身份灵活,武功也是几人中最高的,一路也能护你周全。但我会在落云策应,一旦……落风、落云会齐动,执行我们的后着。”

“多谢你了!没想到我有朝一日还会受你的恩惠。若是这次不能成,你去换了她后,请你一定要夺下曜国,不能放在路承天手里。还请你帮忙照顾这一大家子了。”路剑离又道。

“你放心,我也这么想,曜国一定给你们拿回来,等珏儿成年,再还给他。”萧璀不理会路剑离看向他的目光,站起来朝珏儿鼓掌,“好!练得好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