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99章 班师回朝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73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晖郡王与承天回到王城时,已是大雪纷纷的时候了。

昫王和昫王妃亲自站在大雪中在曦晨镇门口外等他们。他们手拖着手站在大雪中,路剑离一手撑着伞,一边拿自己的雪披将顾若影拢进自己的雪披里,再握了手来,暖着才放了心。他们身后灼瑶没有打伞,只拿雪披帽子将头罩着,无衣也陪着她站在雪中。颜星转连雪披都没有穿,直直地握着剑站在路剑离身后。

“在这时,握着剑做什么?”秦柏舟也鼓起勇力走近她,将自己的雪披拉开,却不敢像路剑离揽着顾若影那样揽紧颜星转,只用雪披替她挡雪。

“等来人了再握时那便迟了。”颜星转平静地说道。

“星转,没事的,我在呢!”顾若影听到他们谈话,就回应。

“你动试试!”路剑离立即将她手握紧了,手臂也将她的人夹得更紧了。

“试试就试试。”顾若影忍着笑,准备动手。

就见有急马过来。这回她倒是没有握住剑,因为那是传令兵,她看清了。

“昫王殿下!晖郡王马上就到了!”

“好,去吧!”路剑离答道。

传令兵说了这句话立即又立即上马,往王城奔去,他还要传信给焦急等待的曜王。

没过多久,就见穿着轻甲的路梓墨、承天越走越近,在他们的身后,是黑压压的曜王大军。

两人远远见迎的人居然是昫王一行,走近些就下了马,走过来拜。

“昫王殿下!昫王妃殿下!”路梓墨张口叫时,就见盈盈笑着的顾若影松开的雪披下圆滚滚的肚子。

本站起来的他,惊喜地声音都不再稳重了,又跪下道:“恭喜昫王殿下,昫王妃殿下!”

承天也跟着他跪,但他的眼中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愕,不是惊喜,而是惊愕,被顾若影捕捉了到。他也跟着说:“恭喜昫王殿下,昫王妃殿下!”

“快起来吧!”路剑离对二人说,“一切都还顺利吧!”

“一切顺利,幸不辱您的嘱托。”晖郡王答道。

顾若影在袖中轻轻握了下路剑离的手,路剑离看了她一眼,对承天说:“承将军先进,我与晖郡王有话说。”

承天忙应了,先领着先人慢慢进镇。

路剑离与顾若影眼着笑意,两人松开手,站开去,露出身后的楚怀兰。楚怀兰刚才一直默默地站在两人身后,紧张到话都说不出口了。这下见了,眼也红了,喉也哽住了,更加说不出话来。见了楚怀兰,路梓墨咬着唇上前一步,只是不敢伸手,半天也是讲不出话来。

“郡王……可好?”楚怀兰总算是忍住了眼泪,吐出一句,天天问了上天无数次的话。

路梓墨重重地点头,也问:“你呢?”

楚怀兰也重重地点头。

“我去……见王上,晚些回来。”路梓墨也不在意这周围的人。

“我等着。”楚怀兰应道。

路梓墨转身上马,追到队伍前,昫王领着众人也进了门,登上了镇门内第一座楼的二楼,与昫王妃并肩站在楼前,看着一队队进镇的士兵。说是大军,其实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这些本就是曦晨的部分守军,其他的军队都已回到属地军营,同来的,还有一部分曜王吩咐进镇的有功将领们。

“看,昫王妃……”有人悄悄说。大家也都看到了大大方把肚子露出来的顾若影。

“听说就是这样还随曜王和昫王灭了祁国。”

“厉害了!”

“真厉害!”

将领们经过,看见到昫王与王妃,都纷纷行礼。

“你听,叫昫王妃的声音还响过叫昫王的。”路剑离笑道,顾若影便一脸鄙夷地看着他。等人走得差不多,他们也下了楼,路剑离坐着车进宫前,先将顾若影送到家门口。

其实他们并没有住别院,而是住在曜王给他们新修的宅子里,这宅子原是曜王做王子时的,他住进王宫后便没有再住,但仍打理得很好,临时再修他怕时日太长,于是就将自己这座年少时住过的宅子进行了修葺和改装,除了院子里没有铺石板顾若影不太满意,其他都是与原来的昫王府只好不差。

“我也去下王宫,晚饭定回来吃的,但你若饿了就不要等我。”路剑离交代道。

“灼瑶,不准王妃脱袄,不准上树,不准上墙,更不准上檐,也不准在下着雪的时候站在院里子,要踩雪得等雪停……”路剑离一条条地交代,他每天只要出门,就会要跟灼瑶交代一番。

“不准喝茶,更不准饮酒,若是殿下入夜了还没有回来,一定要在房里待着,不能在廊前等。”灼瑶将后面他没有讲完的帮他讲了出来,这些话,这些日子耳朵已听出了茧子。

“好好,你清楚就好,靠你了,你家主人,操碎了我的心,我真是门都不敢出了。”路剑离总算是交代完了,让顾若影下了车,又盯着她乖乖地进了大门,被灼瑶拉着走的廊下而不是院子中间,这才放了心,坐回车里往王宫去。

“殿下,咱家王妃是什么人,有必要这么小心吗?”秦柏舟每日都看着路剑离跟个老太太似的唠叨,就想笑。

“正因为你家王妃不是一般人才要这样小心交代。别人家的王妃能上树,上檐吗?还怀着六七个月身孕上树上檐,你可见过?”路剑离说到这里,又不放心地将头探出去,看看那檐顶有没有人,可算是没有看到。

“您这样说倒是真的,只听说一人也是这样,有了身孕如同没有,临到生产都还能上战场,那便是先王后了。”秦柏舟笑道,“可听说先王可不像你这样呢!”

“你不要笑我,你想想若是星转有了你的孩子,也同现在一样骑马、上墙,你会怎么样?”路剑离问道。

“这……您说什么呢!还好她离得远听不到,否则肯定一剑把我杀了!”秦柏舟听到这话,吓得手中的马鞭都要掉了。

“抓紧点吧!年纪也不小了!我又不反对。”路剑离从车帘后面伸出一只手,拍拍秦柏舟的背,“你问问啊,若是不喜欢你,我好给她安排别的王族公子。我们星转细看,也是好看着呢!”

“您这话说的,什么叫细看!粗看也好看!可我不敢问啊,我怕她砍我。王妃、她、灼瑶,三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冷酷吓人。”秦柏舟摇摇头。

“那我就给她安排相亲了,我看中好几个公子都不错,你就算了吧!连个说的胆子都没有。”路剑离怒其不争,就想激将一下。

“殿下!没有你这样的主子的!”果然,秦柏舟急了。

等路剑离到了大殿,众人都到了,曜王、昹王、昤王,还有回来的将领们。

曜都的各人,听各军的将领汇报了各军的情况,死伤人数,兵器、粮草使用情况等等,晖郡王对每一项都非常了解,在将领未说全之时及时作以补充。晖郡王和承天在战后分别巡视不同的地方,所以还由他们两人分别汇报了彗绝各地的人口、粮食产量等情况。这些都已整理成册带了回来,但是曜王还是希望亲耳听听看这次的收获,具体的数量内容,他不是很关心。他对晖郡王与承天此次的表现非常满意,虽然他知道,两人的很多工作都是昫王提前安排好的,但是他们首次出征就完成得这样出色,还是很值得赞赏的。

这一报就花了几个时辰,直到黄昏,曜王才放大家离去。但是大家都不觉得累,特别是在听到了彗绝的情况后,各人都是兴奋不已。曜王心里也是满满当当的,高兴之意尽写于脸上。

曜王决定三天后在飞羽殿举行大宴,庆祝彗绝国与祁国的封疆,论功行赏。

待众人退下时,承天故意走得慢了些,果然就见曜王的贴身侍卫沈志扬悄悄起到了他身后,在他耳边道:“承将军,请随我来。”承天就略点了一下头,跟上沈志扬。

沈志扬将承天领到一处宫殿,这是曜王独自的居所,名叫“流曦殿”,不在各妃处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居住,有时也在这里处理些简单公务,进行私密地谈话等。

承天抬头看了眼“流曦殿”,留曦,哼!他心里冷笑一声,表面却看起来如常。沈志扬在一间房前停了脚步,示意他自己进去。承天便在门口整了整衣襟,站得笔直,推门进去,沈志扬在他身后关上了门,并退到了廊下。

曜王见承天进来,激动不已,还没有等他跪下就一把抱住了他。

“承天,我的好孩子,我听到你受了重伤,担忧得日日不得眠,看到你完完整整回来,可算是放了心。”曜王哭着眼泪花花地流。

“王上,并算不得重伤,已经全好了,多谢王上关心。”承天声音怯怯地,并且叫了王上。

“可怎么还是叫王上?叫父王!”曜王松开他,将他拉到桌前,原来曜王已准备了一桌酒菜,想与他父子二人吃这辈子的第一顿饭。

就见承天摇摇头:“不合礼数。”

“你若是这样,我便伤心了。”曜王叹一口气,跌坐在桌前。

承天忙跪过去。

“起来,和父王吃饭。诏书我已写好,三日后为你封王。”曜王握住他的手说道。

承天心里在笑,脸上却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,“王上,这……我的身份……不合适,母亲她……”

“你放心,你母亲我也一并追封,虽给个名分也弥补不了她所承受的苦,但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待你,让她安心。”

承天这回真的是有些吃惊了。他陪曜王吃了饭,两人又聊到深夜,王宫王城都关了城门,曜王便将他留宿在流曦殿里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