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075章 落雪城-遇刺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479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月九幽跃下墙头,快速地朝城外奔去,她脚下如风,身后的颜星转需得拼全力使轻功才能勉强跟上。刚才颜星转就在屋顶观察着,看到箭出她也不动也是吓得不轻,准备下去时才见她开始躲,这才松了口气。

两人一前一后奔着,凤漓也追了出来,秦柏舟这时出现在道前,他拦住了凤漓,两人武功不相上下,秦柏舟似乎略胜一筹,没过几招秦柏舟便扔下凤漓跑了,凤漓也失去了月九幽的踪迹,他找寻了一夜,也没有找到。

当月九幽踏上马车时,那情景还是让路剑离吓了一跳。

“这怎么还受了伤?他竟还出手伤你?”路剑离惊呼出口。

月九幽摇摇头,整个人瘫软在车里的榻上,虚弱地说道:“走吧,回落雪。”

颜星转跟上来早就先赶车,秦柏舟一会才追上。

路剑离找出帕子帮她擦脸,这伤伤在左脸的颧骨,好在箭锋利速度又快,所以并没有皮肉翻开,只有一条细长的伤口,流了些血。他细细就着手炉里的热水轻轻擦去脸上的血污,还有泪痕,将那伤口露了出来。

他翻开月九幽的行李,找到那只紫色的罐罐,月九幽曾给他说过,这是一位叫半烟的女医士帮她配的伤膏,紫罐罐是用在新伤上,蓝罐罐是用在旧伤上。

“用了这个就不会留下疤痕了吧!这在身上便也罢了,这回还上了脸,也就是仗着你美,多一条疤也是美,对吧!”路剑离一边搽药一边碎碎念,他想起她的肩伤,那次可是比这个重多了的,不知留下了什么样的疤痕,他想问却知道不能问。

月九幽默默地任他擦脸、搽药,一声不吭。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并不知道,他坐在马车里,谁让他没有武功,只见她进了院子便退到车里来了,不用想便也知道发现了什么。他又将被子盖到她身上,用手抬头她的头,把自己靠的枕头枕在她颈下,看她闭着眼,也不知是睡着了没有,再听听已然不是那个睡觉都打开着耳朵的人发出的声音,此刻她的呼吸沉沉地。

月九幽真的睡着了,她总是有用不完的精神,哪怕是七天七夜不睡都不会觉得累,但今日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累,似乎那一瞬就用光了自己所有的精力。

路剑离对车帘外的颜星转说:“星转,赶慢点,不急了,让她睡会儿。”又赶了一会儿,看到有一片林子,干脆让两人把车赶进林子里,在车边生了火坐下来休息,让月九幽一人在车上好好睡会。

颜星转不善言辞,他就听秦柏舟绘声绘色的讲述院子里的事情,也是了解得清清楚楚了。

“殿下,我看这是个好机会。”秦柏舟讲完,朝路剑离眨眨眼。

“唉……我怕是这一世都没有机会罗!但是我也不要求她爱我啊,我就追着她爱着她就好了。”路剑离很想得开。

“殿下,我的堂堂昫王殿下,您能不能有点出息,争一争嘛,争不到再说。”秦柏舟怒其不争,用树枝狠狠拍打着燃着的大木头,溅起一片火星子,差点引燃了颜星转的袍子。

“主人,我也觉得这人留不得了,越没大没小了。我给杀了吧!”颜星转跳起来拍掉身上的火星子,就要拔剑。

月九幽睡得很香,一直睡到第二日快到辰时才醒来。醒来就见马车未动,而路剑离那张戴着面具的脸凑在她的脸前。她也不躲,就伸了个懒腰,问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路剑离坐直了身子,回答她:“快到辰时了。”

“睡了这么久?好久没有真正睡着过了。”月九幽揉揉睡到有些酸痛的腰

“这是……放下啦?睡得这么香。”路剑离试探着问,“可把我累死了,为了不打扰你,我们三人在外面坐了一夜。”他说着,就翻身躺在她身边,侧脸看着她。

“放下了。”月九幽道。

“放下便好,可以折磨他,折磨我,就是别折磨自己。”路剑离笑道。

“你那紫罐罐里的药,真的有用吗?”路剑离又起身,凑到她脸前,细细看着她的伤,过了这些个时辰,已经开始愈合了。他伸出一个手指想轻点一点那条伤,可又怕她疼,就缩了回来。

“管他呢!”月九幽也起身,他没有躲得急,就见她的脸擦过他的鼻尖。他忙捂住自己的面罩。

然后就见听月九幽笑了一声:“殿下,我若想看你的脸,你觉得是你能拦得住我,还是他们二人能拦得住我?”月九幽将脸转向他,又说:“我没有什么兴趣知道。”

路剑离尴尬地笑笑。

一路往落雪城走,月九幽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了,如往常一样冷酷无情,一有时间就欺负秦柏舟。与路剑离在一起,也越来越自然,比起秦柏舟的没大没小,这月九幽才是真的没大没小,她可是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一国王子看待过。

天气越来越好,路剑离的脸色也越来越好,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在她身边的原因。

几人不紧不慢地赶路,这日路过一个镇子,就想进去置办些东西。镇子不大,倒也五脏俱全,秦柏舟馋虫上来,就提议去酒楼吃点好的。月九幽同意,她无肉不欢,就想吃肉。路剑离与颜星转对于吃的没有什么要求,但看到二人很是兴奋的样子,也就同意了。

进了酒楼了,要了菜,要了酒,要了茶。月九幽选的位置,她习惯性地选择了一个好退又可观全局的位置。

“我说九幽姑娘,您也太过于谨慎了,你的主上又不在,我们又没有得罪人,哪里需要这样的位置,还是找个靠里的,暖和的位置好了。”秦柏舟以为她有点大惊小怪了。

“你主子有你这么个下属,多死几回也就不奇怪了。他好歹是个王!觊觎他的人你不知道而已。”月九幽看了看四周,没有坚持,反而是又选了一个很靠近里面的位置。这下三人都有些不明白了,但也没说什么。

不一会儿,酒菜上来,老板还送了两个清淡小菜,说是新菜品,特地让客人尝尝的,月九幽光想吃酱牛肉、酱猪耳,看到那小菜一点兴趣都没有,倒是路剑离想吃吃看。刚伸出筷子,就被月九幽拦住了,朝他摇摇头。另外三人也都停了手。

就见月九幽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,她将酒菜茶都挨个试了一遍,冷笑一声。

“你如今还是药身毒身吗?”月九幽轻轻问。

路剑离似乎明白过来,端起杯子假装喝茶,说“已经不是了。”

月九幽冲三人抬了抬眉,那两人也假装喝酒吃菜,又见月九幽先倒在桌上,三人也会意,学着她的样子东倒西歪地倒在桌上。

“带走先关起来!现在大白天的,太显眼。”说话的人是店主,他低声对一个小二说。接着就有人,将他们以醉酒为由抬了起来,带进了酒楼的一间房间,捆了手脚。

等他们走后,四人醒了过来。

“你说说你们,你家主人也是倒了八辈子霉,能不多死几回吗?”月九幽教训道。

“这些什么人啊?”秦柏舟问。

“进镇子我们就有人跟,你们不知道?进酒楼进来了三拨会武功却没有佩剑的人,你们不知道?所有出口都坐了人,最好的位置却空着,你们不知道?”

那三人都冲她摇摇头。月九幽惊叹他们行走江湖的本事,没有死真的是天下无敌了。

“那我们杀出去好了,为什么要装中招?”颜星转问。

“因为有趣啊!”月九幽和路剑离同时答道。

这下轮到秦柏舟嫌弃他们了,这两人都什么人啊!

“不装怎么知道我们中谁是目标?来人是谁?我试出他们用的是迷药,就是不想让我们死,当然要试探一下了,如果是下的剧毒要人命,那我会像星转说的那样,直接杀出去了。”月九幽和路剑离相视一笑,她抬起手试了试绳子,颜星转也马上试了试,点点头,应该是不费力气啊!

“他们既然来了那么多人,如果硬拼,我们怕是也很难全身而退,如果我们装作中招,他们会放松警惕,应该不会让那么人留在这里了。”路剑离也说道。

天黑时,有两人进了屋子,就是店主跟小二。

“老板,现在怎么办?”这个留下,其他人杀了。那店主拿出一张画像,对照了一下指着路剑离说道。

那小二还没有应声,脖子上就被顶上了剑。月九幽已经无声无息站到了他的身边。

“不要动。”她轻声道。

颜星转也脱了身,走到门边,轻轻打开了一些,往下看去,店里已经没有人了,只有大门外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守卫,果然像路剑离说的一样,他们大意了,没有留多少人。她闪身出去,一瞬就解决了那两人。

再回到屋里,就见店主和小二跪在路剑离身前。

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路剑离问。

刚才已被月九幽封了穴道,月九幽拿走了他们衣领里的毒药。两人仍不说,月九幽叹了口气:“今日吃了肉,高兴,本不想杀人,你偏要自己撞上来,那我就成全你了。”说完走到小二身后,拿剑慢慢抹着他的脖子,切割到血管时,那血就朝左喷出,喷了店主一脸,再切到喉咙时,发出可怕的喘息声,不一会儿,那小二便不动了。

她脸上浮现出杀人的快感,当抬头看时,见路剑离脸上也有相似的笑容,他竟不害怕自己如此残忍地杀人过程。

那店主吓得尿了裤子,忙说,他们是职业的杀手,被人雇佣而来,至于主家是谁他们并不知道,只知道目标人物是路剑离。

“你们这一批多少人?其他人在哪里?”月九幽问。

“门外有两人,其他还有六人,不知道在哪里,但明天会来这里会合分钱。”那人答了,还没有等她救饶,就让月九幽一剑杀了。

“这就是你们说的没有得罪人?”月九幽冷笑着看着三人。

“我们要等到明天他们来吗?看能不能知道是谁主使?”颜星转问。

“他们是杀手,不是谁的人,问不到的,我会解决那六个人,现在走吧!”月九幽答,路剑离点点头起身就走。

颜星转与秦柏舟看月九幽也上了马车,很是奇怪,道:“九幽姑娘不是要明天解决这六人吗?现在又与我们一同出发?”

“你们的脑子当然想不到我是怎么解决的。”月九幽不想和智商不够的人讲话,倒是路剑离似乎知道她是怎么能做到的。

“想到什么人没有?”马车上,月九幽问路剑离。

路剑离摇了摇头,月九幽则冲他点点头道:“想到了,只是不想与我说,对吧!”

“说了也是扰了你,还不如不说。”路剑离温柔地笑道。

月九幽也不再问,无论在哪个国家做王,做王子,总是逃不过这一出戏。

“秦柏舟,不要再停车,直接走官道回落雪。”月九幽不再问,她交待赶车的秦柏舟说。

“幽儿,多谢你,如果不是你,今天就死在这里了。”路剑离想要拉她的手,但她只一个眼神制止了他。

“殿下客气了,没想到我这雕虫小技也能入得了您的眼。以您的过人智慧,没有我一样死不到这儿。”月九幽知道,他就是想在月九幽面前示弱,引起她的注意,因为萧璀肯定是与他完全不同的一种人,不可能在月九幽面前示弱。

“幽儿,你也太过聪明了。”路剑离摇头叹气,“你以后不要唤我殿下可好,唤我离,剑离,路剑离都好。”

“还是殿下比较好。”月九幽果断地拒绝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