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90章 赠佳人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1 2022-07-16 23:05

  

  月九幽在房间里换了男装,收拾了东西出了瑞王府。先四处走动了下确定没有人跟,到入夜时才回到点翠楼。

点翠楼在水源出事后就停止了营业,目前这样的情况也不可能有客人来,便没有再营业了。这楼里不是“赤影”的人全部被桃真遣走了,所以现在楼里全是自己人。楼里虽然看起来是掌事妈妈最大,但实际在组织中执事的是桃真。自己人包括了艺伎、侍俾、门人等等,并不都是艺伎。

月九幽进了门,果然见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“主人,您回来了。”桃真下楼来迎。

“一切都好吧。”月九幽用的女声。

“都好。”桃真见只有自己人,声音已切换到正常的声音。

“让大家都过来。”月九幽走到厅中,找了个位置坐下来。掌事妈妈忙去叫大家,而桃真奉了茶过来,跪坐在月九幽身边。若不是说话用女声,她的姿态就像个年轻男子。她已习惯一穿男装,便分开腿坐,连握茶杯的姿势也会变化。

大家低着头,麻利地走到厅中站好。点翠楼里的自己人都见过月九幽男人的扮相,所以也认得出,也并不奇怪。

“齐了吗?”桃真问掌事妈妈。

掌事妈妈默默数了数,细看了看,答:“回主人,差……差沅柳姑娘。”

月九幽没有说话,只饮了一口茶。掌事妈妈赶紧上楼去找沅柳。

点翠楼的格局每家都一样,共四层。呈四方形,北面是门楼,东、西、南三面是房间,厅在正中。坐在厅里可以环视三面的房间,同样,站在每一层的房门廊上就可以看到厅中舞台上的表演。

“好茶若是没有了,去找他们拿。莫亏待自己。”月九幽放下杯子对桃真说。

“委屈您了,确没有好茶了,晚些我就去办。”桃真吓得心扑扑跳,赶紧由坐变成跪,大家看桃真跪了,也都齐刷刷跪下来。月九幽也不叫大家起,就让大家跪着。

掌事妈妈走到一半,看到大家都跪下了,也是吓得不行,加快了脚步走到沅柳房门前去敲门,正好和沅柳撞了个脸。掌事妈妈见她头发、衣衫都凌乱着,忙对她使了个脸色,沅柳这才看到厅里大家都跪在一个年轻男子桌前,再一定睛,这才看清了那是月九幽,忙整了几把衣衫,赶紧随着掌事妈妈下了楼,跪到人群里。

月九幽知道这个沅柳,她是楼里的红牌,长得十分美艳,又擅舞,是楼里的摇钱树。但月九幽因为没有直接交代任务,所以没有过多与她接触。今日这才细细看了看她。她鹅蛋脸,五官细致,肤如凝脂,身段柔软,此时的她微喘着气,脸带红晕,衣带散开,若是男人见了,确会挪不开眼。

“主人,齐了。”掌事妈妈回道。

“嗯,现下乱世,这楼估计短时间做不了生意了,你们各人都到掌事妈妈这里领一份银子,有家回的回家,没有家回的仍可以住在这楼里,等时局定了重新开业,掌事妈妈再唤你们回来。散了吧!”月九幽对大家说。

大家拜谢后,便离开了。这些人中有些人是镜流人,便有家可以回,有些是烨国来的,便没有家可以回了。“赤影”中有些人普通到就在你身边,你却不知道。

“主人……”桃真想问什么,却见月九幽朝轻轻一凛眼神,她便马上住了嘴,转口道:“我去帮您准备房间。”

“好。”月九幽回道。

月九幽没有动,直到沅柳又回到自己房间门口。只见她迅速拉开门溜了进去又迅速关上了门。

桃真与月九幽对视一眼。月九幽直接飞身跃上了三楼,到了沅柳的房间门口。桃真也忙跟上,轻功也是不弱。桃真踢开房门把月九幽让了进去。掌事妈妈也会武功,但年纪大了,走的楼梯,所以上来慢了些,错过了下面这香艳的画面。

两人到了外间,便见里面沅柳被一个上身赤裸的男子按在桌上,衣服已经剥了一大半,露出香肩与一抹酥胸。那男子的左手抬起沅柳的左腿,长裙滑落到大腿根,露出她雪白修长的腿。

听到推门声,沅柳望向门口,而那男人还在忘情地吻她的脖颈。

“主……真姑娘……”沅柳慌慌张张地推开身上的男人,整理衣衫。

那男人这才看向月九幽,竟愣住了。他凝了凝神,再细看了一眼,眼前这个双手背在身后、站得笔直、窄肩细腰的俊美男子,那绝美的五官……是她!

月九幽也愣了一下,眼前这个高大男子,身材健硕脸却尖瘦,一双细长凤眼,上翘的眼尾自带戏谑神情,鼻梁高挺,嘴角带一抹颇有深意的笑,不过嘴角有一处破损了。若是抛去那让人不舒服的表情,倒是个美男子。他的左耳下有个赤色印记,不知是刺的还是生来就有,似朵火焰。

是他。月九幽冷笑一声,原来是流连在青楼的人,难怪看到女人就上来要亲了。

冷焰仿佛看穿了月九幽这冷笑的意思。

“柳姑娘!你怎么能带人进来呢!我们都不迎客了!规矩不懂的吗?!”掌事妈妈急得叫道。

“妈妈,我错了,我错了!冷公子是我的常客,被困在灏洲走不了,也没有地方可以去……我……”沅柳跪在掌事妈妈身前,却偷偷望着月九幽与桃真。

“你们做皮肉生意的,为的不就是银子吗?本公子有。”冷焰声音冰冷,声线低沉,与他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,都不像是一个人。他走开两步,在床上找到自己的钱袋子扔到了地上,银子撒了一地。

接着,冷焰走过来拉起沅柳,但是沅柳却不敢起来。

“你要跪也不要跪她啊,不得跪这位救饶。”冷焰拿下巴点了点月九幽。

沅柳一听,吓得趴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“你听到没有,你这般真心待他,收留他,他却叫你……做皮肉生意的……可值得?”月九幽说这句话时声音很轻,她朝沅柳走近了一步,像个男人一样,用手轻轻抬起了沅柳的下巴。

冷焰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,心中一冷,再看向沅柳时,见她已是满面泪痕。待在灏洲这段时间,他三日中至少有一日是与这沅柳在一起的,沅柳显然已是深深爱上了他,已经很多日都没有收过他银子了。在知道他无家可归时,不惜违主意悄悄将他带回了点翠楼。

月九幽的一句话,击穿了沅柳的心。

“不要为难她。”冷焰有些不忍。

“啊……还是有些喜欢的吗?会护着。”月九幽站起身,走到他身前盯着他的双眼。

冷焰也毫不示弱地回看于她。

“既喜欢,就送你了,以后便不再是做皮肉生意的了。”月九幽笑着说。

“主人……不要……”沅柳跪过来扯月九幽的腿。

“你既违我意就应该知道后果了,我还你自由身,跟他走吧。”月九幽一直都轻轻说着话,温柔地让人害怕。她又转身掌事妈妈说:“去取沅柳的卖身契来还她。”

“是。”掌事妈妈应了出去。

“我又没有说要她!”冷焰只觉得月九幽戏好,不由也冷笑起来,他拾起自己的衣服,绕开几人走出门去。

月九幽看向沅柳,沅柳已经绝望。

“那你领了卖身契和银子,就自己走吧,以后你若有事,家里也会理。但若家里的事由你口中出,那便不能活了,知道吗?”月九幽对她说。

“沅柳……哪里也不去,就想老死在这点翠楼。如若主人要赶我走,那我现在就去死,家里的事也绝不会从我口中出。”沅柳从桌下的衣物里摸出一把只有手掌长的剑,就要往自己胸口刺,却被月九幽握住了手。

“主人,您就饶沅柳这一回吧!”桃真也帮着求饶。

“主人,我再也不敢了,我对家里一心一意,从未有过二心,也从未对他透露过半分,您要信我,主人!”沅柳又来抱月九幽的大腿。

“好吧。如若再有下回,我便不会再轻饶了。”月九幽抬起她的下巴,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说道。

“是!谢主人!”沅柳跪拜在地。

月九幽也出了房门,倚着栏杆笑。桃真不知道她笑什么,也顺着她的目光往下望去。

原来冷焰并没有走,而是歪在一张桌上,一副喝醉的样子。几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月九幽从三楼跳了下去,落到他的身前。

“显得自己多聪明一样,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青楼,你还想走得出去?”月九幽不屑地看着他。

“又中了你的毒,你又是何时下的?”冷焰刚才走出门,还没有到厅中便感觉手脚发软,就知道又中了月九幽的招,便赶紧打坐调息,还没有坐稳,便有剑指向了他。而且一下子窜出十几人,将他团团围住。

他也不是走不了,只是中了毒,他们又人多,免不了受伤,也没有什么必要。就想着看看情况再说,于是干脆就歪在那里不动了。

“中了一次还不学聪明点,还敢离我这么近,找死!”月九幽冷笑道。

“你也不过是打不赢我就想来这些阴招罢了。这不是普通的青楼还用沅柳告诉我?我第一日来就知道了。你们是什么组织与我何干?”冷焰换了个姿势,暗暗运行内力调息。

“搜。”月九幽不想与他打嘴仗,只吐出一个字。

就有人上前去搜他的身,可是搜遍了全身也没有找到她的飞羽耳环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