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05章 落月城-到初弦镇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649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他们首先要去落月城初弦镇的月家,目的是去取一样东西,具体是什么,萧璀没有告诉他们。

一行人每天都是夜里赶路,白天休息,轮流骑马和坐马车,尽量都是露宿在外,没有住客栈。偶而停留也是住在月冷渊提前安排好的房子里,次数也非常少。他们本来都以为萧璀是一位娇生惯养的贵公子,没想来这段时间来,他和大家同吃住、一同骑马坐车,没有喊过累。

他们一路南下来到初弦镇,落月城最大的家族--月家世代居住于此地。知道今天会进镇子,所以他们提前约定好了进镇的顺序,并没有同车一起进,而是快到正午,正是人进出最多的时候,他们分批进了镇子。

镇子最落月城最主要的镇子,所以十分繁华,主道两侧全是各式摊贩,人来人往很是热闹。马车进了镇子不久就出了主道,七弯八拐地转了好多圈,终于在一处宅院前停了下来。这处院子闹中取静,既离镇中心不远,又不会太过吵闹,站在宅院门口,还可以远远看到月家的牌坊。宇凰跳下马车去敲门,来应门的是一位老管家,看到来人是宇凰后就忙开门迎接。车上只有萧璀。

此时,月冷河正沿大道慢慢行走,一身普通旅人装扮,背上背着行囊。他经过了镇衙门、酒楼、菜市、赌馆,最后走进了一家客栈要了个房间,房间在客栈二楼,窗的正下方便是主道。

“小二!我要的炭呢?!”他刚跟着小二走完二楼楼梯,就听见一位女子的怒吼声,接着一道红色身影闪到小二身前,再抬眼时就看到位红衣女子一手提着空炭篓子,一手掐住了小二的脖子,“一早就说过我房中的炭火不能停,怎么,我的银子是假的?”

“这初弦镇还是初冬,比起凝霜山可暖和多了,这时日为何需要这么多炭?”月冷河静静看着他们心想。小二脸都憋红了,说不出话来,只会双手乱扑腾。月冷河对那女子说道:“姑娘,还是先放手让小二帮你去取炭来。”

那女子侧脸看向月冷河,一双单凤眼生在她的鹅蛋脸上恰到好处,身材饱满和她的声音一样有力。女子可能感觉月冷河说得对,同时将小二和炭蒌子都扔了出去。“速去取来,晚一点我就要了你的小命。”她恶狠狠地转身进了屋。

月冷河扶起小二,小二指了指他的房间,就连滚带爬地下楼去取炭了。他的房间在过道的左侧最里面,这女子的房间在右侧中间,经过她房间时,隐隐听到屋内传来女子的轻咳声,想来是屋里还有病人,所以炭火不能停。

月冷河进到房间,打开点窗望向街道,街上行人如梭,街对面也是家客栈,二楼的客人也像他一样打开窗,把身子探出去叫街上卖肉汤的小贩送汤上楼。他很满意今天选的地方。

和月冷河比起来,月冷渊显得悠闲得多。他一身公子哥打扮,一进镇子先在酒楼吃了午饭,接着下午去茶馆喝了茶,入夜了又进到了镇上最大的妓院听曲儿去了,直到深夜才出来。

月冷幽也没有闲着。她一身江湖儿女打扮,头戴帷帽遮住容颜,一进镇子就直接来到月府门口。她看着月家现任家主月楚扬从宅院中出来,去金铺拿订的货,中午又与友人在酒楼吃了饭,下午去佛堂接礼佛的月夫人上官筱,两人一同回到月府。她在月府外一直待到深夜才离开。

萧璀坐在房里边喝酒边等着几人。

入夜后,街面上人慢慢都散去了。月冷河这才悄悄从客栈后门出去。人还在侧巷,远远看到有一个人比他早一步出了巷口,看身影像是下午要炭的那位女子。想了想先离开,没有跟踪过去。

月冷河最先回到宅院,接着是月九幽,最后是满身酒气的月冷渊。萧璀、月冷河、月九幽正在喝酒,可是当他一进来,那身子酒气让大家感到手中的酒都不香了。月九幽素爱酒,一次性闻到这么香的酒味,就忍不住凑过去,在他身上闻了起来。

“这是什么酒?这么香!”月九幽叹道。

宇凰也凑近闻了闻,对他说:“渊公子,你这是掉酒坛子里啦?不过味儿还不错。”

“哦哦,主上,对不住,我这是为了任务,我没真喝,都是洒身上的。”月冷渊拿手在衣服上抹了几抹,自己还闻了闻,“味儿当然不错,是采薇楼的问仙呢!”

几人望着他呵呵笑着,手中的酒都索然无味了,全都放下了杯子。就见月冷渊从身后拿出四五坛来,摆在桌上。

“这就是那问仙?”月九幽马上打开一坛,闻了闻,喜笑颜开,接着就往嘴里倒。

“唉唉,主上还没喝呢?没规矩!”月冷河就要夺。

月九幽一看也觉得自己有些僭越了,乖乖交出酒说:“哥教训的是,主上我错了。”

萧璀也不恼,自己开了一壶也喝起来,又招呼月冷河试试。他把月九幽那壶用手指轻轻推向她,朝她笑笑说:“喝吧。”

几人又喝了一阵才开始交流今天的事情。

月冷河先开口,向萧璀汇报了城中的基本情况,街道分布、几个关键地点的位置、四个镇门换防时辰、巡街间隔时间,是否有可疑人群等等。总的来讲,作为落月城第一大镇,商业发达,居民生活富足,一切都井井有条。而且在进出管制上也非常严格,所以街面上并没有什么流民、乞丐,治安也很不错。

“委屈你住客栈。”萧璀听完汇报点点头,大致情况和他情报中了解到的差不多。

“主上哪里话,都是属下该做的。”月冷河回道。

月冷渊今天去的三个地方,酒楼、茶馆和采薇楼,都是揽月阁的情报机构,他去了解了初弦镇和月家的一些情报,月家产业遍布整个落月城,初弦镇更是如此,镇上的大小营生,月家或明或暗地都参与了,看起来家族兴旺,财源滚滚,更因为庶女成了王上最宠爱的妃子,而被官府的人巴结,相处甚好。初弦镇与烨都相邻,月冷渊还带来了关于烨都华门守军的各项情报。也与预先所知的一致。

月九幽则把月楚扬今天的行动都讲了一遍,一切都挺日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“主上,除了我,您还派了别人跟他吗?或是阁里一直有人跟他?”说完情况后她皱了皱眉问萧璀和月冷渊。两人都摇摇头。

“那就是了,我发现除了我以外,还有一位女子在跟踪月家主。她的武功和阁里的不同,行事风格也不像我们的人。但她和我一样,也只是跟着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行动。月家主与夫人回宅子后,我一直在宅外守着。她本来离开了,天黑后却又返回来,但只围着宅院转了几圈,并没有进去或者与什么人见面。她离开后,我跟了过去,见她进了一家祥云客栈,我便回来了。”月九幽把情况给大家说明。

“祥云?那女子可是穿一身红衫,鹅蛋脸,单凤眼?”月冷河惊奇地问。

九幽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萧璀则抬抬眉。

月冷河看大家疑惑,忙说:“哦,下午在客栈有一面之缘。客栈里面出过门的人我都记下了,小幽一说我就想到了她。”

月冷渊注意到萧璀的表情变化,忙说:“主上放心,我一会就去查查这女子。”

萧璀点头同意:“都走吧,明天按计划行事,万事小心。”

“是,主上。”三人行礼都退出了房间。

月冷渊和月九幽一同出门,刚想找她说话,一回头发现人就不见了,气得半死:“这什么功夫,一点声都没有,你是鬼吗?”他骂骂咧咧仍旧回了采薇楼。

月冷河则直接回了客栈。客栈里的人全都睡下了,守夜的店小二在柜台前打着呼噜。月冷河轻手轻脚上了二楼,在红衣女子的房门前略停了下,只有她的房间有火光的影子,应该是炭盆。房中有咳声又有一阵水盆洗漱之声,听到走动声传来,他连忙闪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萧璀站在窗边,自言自语说:“这天气真好,又不冷又不热,能多待几天就好了。”

“是呢,主上,感觉月姑娘脸上气色都好了不少呢,凌霜山也太冷了,偏她厉害,下雪日子穿着单衣、光着脚。冽国也冷,我可最怕冷了。”凤漓接话道。

“她自小就不怕冷。以后我们都待在烨都就好了。四季分明,冷的时候也不长,热的时候也不长。你们怕是都忘记烨都是什么样的气侯了吧!”萧璀离开窗,因为已经看不到月九幽的身影了,刚才想是她不放心,站在稍远处的楼顶望向这边,那楼地势高些,可以看清这边宅子的全貌。

“也有段时间没着床了,主上今晚又喝了些酒,正好好好歇息一下。”宇凰看他回过身,忙去关了窗,又在炉里燃了每晚都燃的香,对萧璀说。

萧璀只“嗯”了一声,就倒在床上。

回过身大事心机又回到胸中,落月是妥的,但他仍想亲自己确认。凡事都要再确认一次是萧璀的习惯,哪怕是再花多一些时间,也不允许出现错漏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