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212章 烨国的刺杀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94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离开前,路剑离将之前烨王送来的国丧丧报中夹的一小封信给了顾若影看,是萧璀亲笔写给路剑离的,并不是写给顾若影。上面写着,希望他带昫王妃来烨国送乐安最后一程,乐安王后的遗物中有给她的东西。

“应该是王后临终前嘱托了他,不然他不会提这样的要求。”顾若影怕路剑离心里还是不放心,便说道。

“我知道,不然他也不会写给我,一定有你必须去的理由。”路剑离立即回答道,让她安心。

趁着和旸王与旸王妃出行的机会,她细细观察着两人。她发现两人之间有些默契,竟不像刚认识的人。旸王是生得好看,哪怕第一眼见到就会爱上,但是很显然旸王妃对他的爱意却有些太过于浓烈了,是那种既敬又爱的感觉。而且,不知是不是因为顾若影的存在,旸王对他的王妃却是有些冷淡了,只是那种表面上的恩爱。顾若影知道真正相爱的人,望向对方时的那种眼神。在他们两人身上,她只看到了旸王妃深情望向旸王,而旸王从未以那种眼神回望过。虽也握着她的手,虽也嘘寒问暖,却是怎么都没有爱意。

那只给乐安的钗又回到了顾若影的怀中。

刚出发没有多久,当车队休息时,旸王来到顾若影身边,将紫帕子包着的钗递了过来。

“物归原主,这下可以亲自送给她了。”路承天轻声道,他说话声音总是很轻,一点也不像个武将。

顾若影默默接了过来。

“如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昫王妃尽管开口。”路承天看她心情实在不好,于是又补充道。

“多谢二王兄。”顾若影勉强地笑笑。

这时,舒姝朝他们走了过来,但是见二人在说话,就停了脚步,远远看着他们,不敢走近。

“二王嫂看起来那么柔弱的样子,却是会武功的,我真没有想到。第一次见她,不知有没有吓着她。”顾若影见路承天准备离开,突然在他身后说道。

“啊……”路承天心里怔了下,但是并没有显现在脸上,“是学过一些,和你自然是比不了的。”一般人,是看不出舒姝学过武的。

“二位是旧相识吗?好像彼此很了解?”顾若影也站起身,朝自己坐的马车走。

路承天在她身侧回答:“姝儿以前在硕城住过一段时间,我从小在硕城长大,所以是相识的。”他讲了事实,因为即使他不讲,顾若影也能轻易查到这些事情。

“原是这样,我说呢!”顾若影现在的表情让路承天很放心,“你们也太般配了,原以为在曜国,只有我与殿下才是最好看的那对,看过你们,才知道还有更胜一筹的。”

“她与你比还是差得远了。”路承天说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,他也不知怎么就说出口了。

顾若影只看了看他,没有接话。两人都掩着自己的心思,对话看似普通,却都是将对方的心思猜了个遍。

顾若影一路没有骑马,都是坐在自己的车上,跟在路承天夫妻的车后。路承天一路上对她也照顾有加。

“她看出你会武功了,也看出我们早就相识。”路承天冷冷对舒姝说,嘴角却是带着笑意。

“对不起,殿下,是我没有做好……”路承天吻住她,阻止她往下说,两手落在她的腰际、后背,感受她柔软的身体,好一会儿,才停下来。

“不是你没有做好,而是她太聪明。”路承天松开她,脸上的笑意没有了。舒姝还在情迷中,脸红得发烫。这些天,她仍像做梦一般,做梦一般嫁给了自己爱的人,做梦一般与他一起代表曜国出使,这一切美好来得太突然了。若不是时常出现在她身边的月九幽,她一定以为自己就是在做梦。

“她是昫王专程派来监视我们的吗?”舒姝问道。

“她是为了自己的事情而来的,你无须做过多的事情,否则,以你的能力,瞒不过她,反而坏了事。你就单纯地做你的旸王妃就好。”路承天知道她决不是顾若影的对手,连万分之一都不如,无论是头脑还是武功。

顾若影之所以明着问,无非是知道路承天是聪明人,拐弯抹角去打听他最终也会察觉。

“是。”舒姝温柔地答道。

路承天斜眼看了看她,她真是王妃的最佳人选,长得美,身段好,家世也好,最重要温柔懂事,是任何男子都想要的那种妻子。但若是再有个顾若影这样有趣的侧妃,也不是不可以,路承天想道。

刚进了烨国边境,趁休息时,顾若影与旸王两人站到了一起。她抬抬眉头,对两人说:“那些人是你的人吗?”

旸王两人一脸茫然。

“那就不是了。”顾若影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“有人跟?”旸王不由皱了眉。

顾若影想是准备掩饰自己与旸王对话的不自然,将手伸到舒姝头上,帮她整歪了的步摇。

“嗯。”他们走的是官道,一路人车都不少,顾若影之前一直没有骑马,进了烨国才骑了这一回就发现了有人跟。

“会不会是昫王的人,保护你的?”路承天想到。

“若是他的人,不会跟得这么小心了,我若不是骑了会儿马,都看不出来。”顾若影嘴角笑着,远远看去,就像是在和舒姝两人在说女子的私密话一样。

“不是你就是我了。”路承天也笑道。

“跟殿下的可能性要大些。烨国跟我的人都熟知我的本事,断不会跟这么久,要杀就直接来了。”顾若影答道。路承天没有听进去这句话,倒是从她的句子提出了殿下这两个字,感觉从她口里说出的“殿下”二字,风情万种。

“看来,有人就是不想放过您呢!还想把这脏水泼到烨国身上。有我在,他休想。”顾若影用一边脸裂开嘴笑道,“只管多来些,好久都不曾动过手了,甚是想念。”她笑得更深,看得舒姝一哆嗦,她曾见过顾若影这样的脸。

一直跟着路承天的李乘枫有些吃惊,他做惯隐卫,对于跟踪这些非常在行,而且他也一直注意着,并没有发现顾若影所说的情况。

“昫王妃会不会看错了……”李乘枫有些不相信。

“那我就去坐车了,一会你注意看那队往烨都方向去的商队。”顾若影朝他冷笑一声。

李乘枫不由得想回头去看,耳边又想起了顾若影的声音:“别回头,别被发现了。”他只得收到自己的好奇心,准备后面再留心。

几人都上了车接着往下走,再走了几个时辰,已近黄昏。天突然下起了小雨。前面有一片密林,顾若影笑笑对灼瑶说:“真是好地方。”

赶车的灼瑶回答:“那我就去通知前面,主人想休息了。”等灼瑶回来,李乘枫也跟着过来了。

李乘枫不解,忙问:“昫王妃,若是再赶赶,入夜前也能进前面的镇子,大家也就不必露宿了。”

“你去问问你家殿下,他是不是也累了,不想走了。”顾若影朝他给了个眼神,李乘枫这才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。去问路承天,果然得到是一样的回答。他们在密林边河边停下脚步,这里有些用过火的痕迹,显然,这里因为在官道边,所以也常有人停留,这个时间,不早不晚的,若是往前赶不到镇子里那就连个遮雨的地方都没有了,所以不再往前也不会让人引起怀疑。

果然不出顾若影所料,那队人马也到了林子边,在他们不远处扎营了。

顾若影朝李乘枫挑挑眉,李乘枫开始相信这队人马有问题。他们也先不管这些,搭起了雨布,又生起了火,一副要过夜的样子。

“委屈旸王殿下与王妃……”顾若影看看舒姝非常拘谨的感觉。他们此行一直没有露宿过,都是在驿站休息的。

“昫王妃也是身份非凡,委屈你才是。”路承天回道。

“我倒是无所谓的,这样的时日也过了不少。”顾若影拿着树枝拨弄火堆,将火生得旺旺地,她有些咳,但是烨国冷些,她反而是舒服多了。灼瑶捉了兔子回来,剥了皮才拿过来,舒姝看着那兔子虽没有叫出声,但是脸色非常难看,只差没有吐出来。

顾若影忙让灼瑶去另一个火堆烤它,而将那边的水壶移到了他们这边。

“一会儿你闭着眼尝尝,保你以后回了曜都还想跟我出去打猎。”顾若影朝舒姝笑道。

舒姝不好意思地笑笑,尽量不去关心那边的兔子,就见眼前壶里的水开了,拿了路承天的银碗想给他盛热水喝,不想却被顾若影夺了去,她吹了吹,用他的碗饮了一口,接着,将那水轻轻倒回了壶里。

“你们,站远一点。”顾若影将碗又塞回到舒姝手里,对路承天与舒姝挥了挥手。两人已然是明白她的意思了,这水里有毒,而他们没有喝,那些人马上就要行动了。

顾若影见到人影,手中已拔出了“凝霜”,灼瑶也已到了她身边,手握短刀。舒姝闪到一边,她知道自己出手也帮不上什么忙。路承天不想躲开,让两个女人保护,于是也站到顾若影一起。

那些人围了上来,从身形上看,像是烨国人,因为曜国人好像大部分人矮小些。顾若影与灼瑶已然上前,比路承天快得多,那些人武功不差,甚至好过上一批对付路承天的人,但是那是因为没有遇到顾若影和灼瑶,这两人毫不费力地解决了一大半,路承天也解决了几个,他们的侍卫也上来帮忙,人数并不会比他们少了。

正在几人酣战之时,听得后面一个男子叫道:“停手!不然我就杀了她!”

三人回头,见舒姝被一个男子挟持住,钢刀架在她的脖子上。剩下的全数站到了那人与舒姝身后。

顾若影正在想办法,没想到路承天已朝那人去了,顾若影与灼瑶忙跟上,舒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