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099章 夜宴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91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昫王与各使臣一起进了殿,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,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,他无所事事,就开始找月九幽的身影。在找的同时,昫王发现一个问题,除了他,其他国家的使臣无一例外,都带了公主或者郡主前来赴宴。这意图不要太明显好不好,一会很有可能变成选美大赛啊!

“你发现幽儿没有?”昫王和身后的秦柏舟。

秦柏舟摇了摇头:“一会儿有好戏看了。”他也发现公主的问题。

“她识大体,不会在这里发动,只怕是会伤了心而已。”昫王倒不担心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她会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来。

她肯定在离他很近的地方,远了她不放心,昫王想,烨王这时还未出现,那么她暂时还不会出现。

“鋆国出美女,您看看,他们那国的公主最是美。”秦柏舟悄悄在昫王的耳边说道。

昫王望过去,鋆国的不知几王子带着二个侍卫,公主就一个人连个俾女都没有带。公主穿着一身火红的衣裙,大眼红唇,很是美艳。长相还不是最突出的地方,最突出的地方是她的身材,让坐在她对面一些小国王子已经开始流鼻血了。

昫王倒笑了,侧头看着秦柏舟道:“柏舟,你原喜欢这样的啊!”

“反正月姑娘是看不上你了,这位你也可考虑一下,两国联姻。”秦柏舟笑道,站回昫王身后。颜星转正站在另一边,一脸鄙夷地看着他。

萧璀领着王后终于出现在殿里,他牵着王后的手,两人恩爱有加的模样。萧璀着一件墨色官服,衣服上的腾龙好似要飞出衣服一样,王者之气尽现。

宴前,各国使臣开始一一朝拜。来的小国有五个之多,分别是冽国、曜国、彗绝国、祁国、不忮国,这五国中的前三国与烨边境相邻,另外两国则隔得远些。还来了实力稍强的大国就是鋆国了,与烨国隔海相望。

为了贺新王,各国还呈上了礼物。

冽国送了一对火狐皮毛对王上与王后。这火狐世间本就没有几只了,更何况这是一对,可谓世间罕有。

彗绝国多奇山秀水,他们送了一对山中奇鸟,此鸟极似凤凰,一身彩色如朝霞般的羽毛,因此得名“彩羽”,一开口就能唱出世间人从未听到的美音。

祁国多沃土,他们送了一株“千日华”,此树不过一人高,但开红花可达千日不谢,寓意烨国千秋万代。

不忮国擅养丝织锦,他们送了一匹由百余工人耗时百日织出的一匹锦段,即使晚上也能发现燿目的光芒,这光芒来自他们国家一种夜晚会发光的蚕吐出的丝。

鋆国四面环海,就是一个极大的岛,除了海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宝物,他们则送了九百九十九颗大小、光泽、颜色一模一样的海珠,现在的市面上,十颗一样的都难寻,何况这是九百九十九颗。

最后轮到曜国。曜国多矿擅长制器,大家是都知道的。昫王走上前,先拜。接着让秦柏舟捧上一个锦盒,打开来,里面是一柄细长的蛇形剑。

“听闻王上擅长软剑,我特地命用我曜国新开出的矿石打造的。”昫王闪开一点,道:“星转。”

就见颜星转从盒中取出剑来,朝萧璀行了礼,然后在堂中舞了起来,就见这剑在她手中似如纸片一般轻薄,随身形而走,催以内力,却又刚猛无比。大家纷纷叫好,萧璀的目光也被这剑吸引,他见颜星转停了脚步,用两个手指捏住剑尖,一转动手指,剑身竟像衣服一样扭曲起来,一松开就回至原样,再一抖已是一把钢剑。

此时,又有下人抬上来一块石头,约半个桌子大小。只见颜星转随竟朝石头挥了几剑,连内力都没有用,大家没有看到有什么反应,就见她轻踢一下石头,石头竟裂开成了四五块。

人群里发出一声声惊叹。

萧璀双眼都瞪圆了。

不忮国王子走上前来,向萧璀行了礼,问:“此剑可否借我一看?”

萧璀点了点头。

颜星转双手将剑奉到不忮国王子手中,只听他叹道:“这简直和丝绸一样软滑。”

萧璀也忍不住走下高台,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礼物,他要的可不止这些,他深意地看了看昫王,这人真是懂他啊,知道他想要什么,可昫王又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呢?

现在殿上站在正中的颜星转、不忮国王子与萧璀三人。昫王与秦柏舟在颜星转舞剑时已退到一边。

萧璀也很好奇,正想拿剑来看,突然剑在手中的不忮国王子突然发动,拿那软剑朝萧璀刺来,颜星转手中再没有别的武器,一急起来拿手来捉,这剑太利,直接过她手而出,顿时鲜血淋淋,却没有捉住那剑。

只见从两边客桌边飞出一人,是一个将军装束的人—石弃宇,他手持剑飞过来用剑挡开那软剑,没想到,软剑竟如丝一般缠在了他的剑上,不忮国王子竟拔不出来,两人就此僵住了。

颜星转时已一掌将不忮国王子打开去,一使巧力,收了那剑,惊得石弃宇一身冷汗。他将剑架在那人脖子上,那人已服毒自尽。

昫王笑着走过来道:“这剑,不是人人都能用的。”说着,从颜星转里手中拿过剑,双手恭敬地举到萧璀面前,解释道:“星转都是练了月余,才敢展示,须得王上这样长年习用软剑的人才能拿来即使。”

萧璀嘴角略带了笑意,这昫王说得对,软剑不比普通的剑,一般人使不惯的。

“这不忮国的人还想把脏水泼到我曜国身上,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本事。”昫王不屑看了眼那人的尸体。

“不怪昫王殿下,整个殿里只有这一个武器,他等的就是这个了。”萧璀笑道,“这个礼物我甚是喜欢。只是因我害得你属下受伤,还请好好安抚。”

“王上喜欢便值得了。”昫王今日总算是没有像个女子一样的别扭,真正像个王子一样了。

月九幽正看着二人,看昫王在萧璀面前挺直的身板,笑了笑。

刚才这一幕,众人皆惊,唯他一丝都不慌张。石弃宇一直手握剑,双眼都不曾离开过他。他们昨天收到月九幽递的信,已然是有了准备,但是当时都没想到是不忮国的人。

他唯一没有料到的是,月九幽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。“可是气恼了,受伤以后都再没有见过她,连问都没问一声。”萧璀在心里想,他原以为月有九幽知道这个事情定会出现的,没想到却没有见到,刚才自己遇险,若是她在附近,定是会奋不顾身的,是没来,还是没动?

不忮国的人全被押走了,余下人像没事一样,继续着宴会。

果然不出月九幽所料,那鋆国公主果然出来献舞,这像是志在必得啊!

与她一同舞的还有六位舞娘,都是着红色舞衣,这红色舞衣都只遮了重要部位,其他部位都是由薄纱代替,虽然是在屋子里,这好歹是冬季啊,也真是下了血本了。但毕竟是美的,大家看得很有兴致。

“你!给我添点酒!”月九幽经过昫王身后,被他叫住了。

“是,殿下!”她拿起自己托盘里的酒壶帮他斟酒。

昫王在她弯腰时轻轻说:“还以为你没来呢?”

月九幽没有起身,问:“这都看出来了?”她此刻穿着一身女俾的衣服,脸上也易了容,刚才一直站在萧璀不远处。萧璀、萧玴两人都不曾认出她来,这离得远的昫王倒是认出她来了。

“你化成灰我都认得。”昫王刚才就看到了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俾女,虽然她缩着身子一副谦卑模样,但他偶然发现这个俾女抬头看了一眼王上与王后那边。虽只看了一眼,刚好被他捕捉到了,哪怕再好奇,也只敢偷偷看王上,而她是抬起头看的。让他确认了是她。刚才她没有跳出来倒是很奇怪了。可能是看到石弃宇先动了吧。

月九幽乖巧地给他行了个礼,端着盘子就离开了,走到一个柱子边上,离萧璀近,又不易被人察觉,她似也在看那七人跳舞,那七人越跳越往前,离王上王后坐的台前已经非常近了。

月九幽发现刚才那一幕可能吓着了乐安,乐安想劝萧璀结束宴会,但萧璀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她,她才眼神坚定起来。

“吓坏了吧……待在这个男人身边。”月九幽想。她细细看着跳舞的七人,眼神越来越凝重,那公主摆动着身体,她并不在月九幽的眼中,也就是男人喜欢吧,月九幽注意的是其他舞者,此时右侧有个女子突然跃起。

月九幽与她同时跃起,月九幽显然比她更快,舞娘手中飞出一只钗,月九幽拿手接住,钗划破了她的手。她将那只钗又掷了回去,那女子侧身躲开。乐安在那女人跃起时,将身体挡在萧璀前面。月九幽跃上他们的桌台,又替二人挡了这第一钗。女子手中还有一支钗,没有停留仍直刺过来,月九幽跃下桌台,同时手中也拔出了自己头上的钗,直接跃到那女人身上,那女人的钗扎在她的手臂,她躲都未躲,将自己手中钗直刺进她的脖子。

萧玴“留活口!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战斗已经结束。

连乐安都看出了来人是谁,虽不是她的脸,萧璀看她跃起拔钗的动作,也看出来了,原来一直隐在这么近的地方,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萧玴忙站起身对萧璀和众臣道:“是我的人,你先下去吧。”说着使了眼色给月九幽。月九幽回身向王上王后一礼,又向萧玴一礼,迅速离开。

刚才只有她发现了舞娘有异,石弃宇都没有发现,他又是一身冷汗。

萧璀也微微出了点汗,他没想到的是有二次攻击。

但只有昫王在担心她又多出了两处伤,躲都不躲,非要一技击杀,也就是她了,这点永远变不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