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50章 心意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95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殿内的两人看到顾若影进来的方式都吓了一跳。

“影儿,怎么还是在偷听,你进就进,从门进啊!门又没有锁!就这么跳进来,吓死我了。”路剑离只要看到顾若影就开始唠叨。

“窗近啊!我没有偷听,你们说得太大声了而已。”顾若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我们两个都差点咬着耳朵说了,这还大声,刚才叫你进殿听,你又还不进来,屋顶上是听得更清楚吗?”路剑离吓了心还在突突跳,他一度以为是路修愁埋伏的人进来了。

“你闭嘴,我有话问他!”顾若影喝道,路剑离忙闭了嘴。

路修愁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这两位,他对于顾若影对路剑离的态度比刚才看到那三样东西还要吃惊,再看路剑离,一点也不恼的样子,更为吃惊了。

“昤王殿下我问你,在落风城,来抢我们药的人,是你的人吗?那批人,在这个位置都有一个黑色的箭头形的印记。”顾若影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。

路修愁似乎想起来了这件事情,他点点头道:“是我的人。大哥派了一批出去,没有抢到。二哥派贪狼寨的人捉了风大小姐想换药又被灭了寨,最后我这一批人,也差不多都被灭在了落风和迦林山地里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三批还是不同的主。”顾若影点头,总算是搞明白了。

“你也派人去抢药?”路剑离并不知道此事。

“是,我看你们都失败了,想着我怎么也要出点力才行啊,我虽人不多,怎么也不能看着你死。本来想着抢不到就去风家求了,没想到你就受了伤回来,接着烨王与昫王妃就来送药了。不然我就得亲自去风家求药了。”路修愁一脸真诚,并不像在说假话。

“不是为了夺药然后毁掉,好让我死?”路剑离坏笑道。

“我知我说了你也不会信,那不信便不信吧。我问心无愧,我从未想过伤害你和大哥,不要说我没想当王,我就是想当王也不会伤害你们。”路修愁有些伤感,“二哥,你若不信就杀了我吧,我不怪你。”

路剑离上前一步,顾若影拉了一下他的衣袖,说:“确实,那些人在追我们的时候说过,怕时间来不及了要快。确不像毁药的。如是要毁,一把火把我们住的客栈点了不是更容易些。他们是真的在找药,把我们逼下‘魍魉谷’后,小汜说他们仍去找药了。”顾若影倒是相信他找药的事。

“什么!就是他的人,将你们两个逼下了‘魍魉谷’,然后他受伤你就不得不献了自己的骨?”路剑离想到这里,就抓起路修愁的衣襟。

“你放手,放手!”顾若影拍掉路剑离的手道,“我还以为是你的人呢,我都没有生气,也没见我杀了你。”

“要没他,你也不至于少根骨,与他有这么深的羁绊……我得打死这小子……”路剑离说着又要上手。

“好了,别闹了,人还不是为了你,我最终还是得找你要这根骨!”顾若影又拦住道。

路修愁听了半天,总算是听了个大概明白。

“这……着实对不住昫王妃了。”路修愁打断了两人的吵闹。

“无妨,都过去了。”顾若影笑道。

“所以我们的三批人都是……”路修愁有些不敢说,但是联想到她在佐坤被尊称武姬,想必也是能办到的。

“就是她,三批人都是她灭的。”路剑离淡淡说,眼里都是怜爱而没有怒色。

“啊,原是这样啊!”路修愁也想明白了,“二哥,可信我了?”

路剑离昨日在那人身上确实没有看到这个标记,越涟漪那队人身上也没有看到,在冽国用的是江湖人更是没有这样的标记。

路剑离点点头,路修愁高兴地隔着桌子抱住他。

“那接下来,你们就有点麻烦了。”顾若影挑了壶酒,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喝了起来,她看两人重归于好,也觉得很好,不知为何,之前总看不顺眼的路修愁这下反而顺眼多了,可能是多了地个暝郡王的比较吧,虽比不得晖郡王那么讨人喜欢。

两人松开来,认真考虑顾若影这句话。

“可不止这三回,只是这三回都留下了东西。越涟漪那一回,应该是王后干的。”路剑离想了想说道。

“他们是想把脏水都泼在我身上。”路修愁道。

“他们想一石二鸟。”路剑离则说。

路修愁听了,表示非常同意。

“你病好了,不高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更何况还与烨国结了盟。”路修愁看着顾若影笑道。

“眼下你我兄弟二人既已讲清了误会,那就兄弟同心,这事也不难,只要我们没死,他们就会有下一次,你自己也小心些。我们两人仍保持现在不冷不热的关系,不要过于亲近。”路剑离交代。

“知道了。”路修愁点头称是。

“我对王位并没有兴趣,等结盟之事上了正轨,我就全交与你,这回萧玴来了,你也接触一下,以后都是他负责此事。我以后要带着你嫂子周游列国。你比我适合当王,也比大哥适合,如今又添了后代,我会找时间与父王商量此事。”路剑离讲了心里话出来。

“使不得啊!二哥,我没有这本事呢!我上次听说你……”路修愁看了一眼顾若影,又把话咽了回去,说:“我还准备把我的盈南过继给你,只是盈南不是嫡出,怕他不够资格。”

顾若影一阵咳嗽,被酒给呛着了,路剑离忙过去帮她抚背,一边说:“慢点喝,着什么急。”

“你啊!有这本事的,盈南我也不要,我们两个人,你看看哪个适合当父母?是训练杀手还是山贼?别给孩子教坏了。我们两人自由自在,挺好的。”路剑离笑道,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已是感激了。”

三人事也讲完了,误会也解清了。准备出殿,顾剑离又交代:“这事毕竟涉及王后,大哥那边还是先不要说。如果她再有动作,我们再说也不迟,眼下也没有什么证据。”

路修愁也觉得应该如此。

“我们都把那些人再梳理一遍,平日不起眼的更加要注意些,我们梳理完再见面。”路剑离想到见面的问题。

“好的,知道了,二哥。”路修愁又答。

“你就没什么说的吗?光说知道了,以后是要独当一面的人,要果决些。”路剑离教训道。

“啊,知道了。”路修愁还是这样答。

他不知所措的表情和答话把顾若影都逗笑了。

“啊,我是说,如果排查完了,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,不容易有人偷听。”路修愁回答。

顾若影又笑了。

三人一同走下殿前的小路。

“还笑,只有你才会偷听。”路剑离宠溺地看着顾若影,她的笑容就牵动着他的所有情绪。

“滚!你都知道了我还叫偷听吗?”顾若影藏不住笑意,握住了他的手。路修愁发现她与路剑离走在一排,并没有在他身后,这是其他的王妃不敢做的事情。还对他说“滚”,那也是大不敬的事情。

路修愁看着看着,突然觉得这样的才是相爱的人应该有的姿态,他轻轻笑出来。

“昤王殿下笑什么?”顾若影将头探出来,他们两人中间隔着路剑离。

“在想,要是旁人对二哥说‘滚’是什么后果。”路修愁笑道。

“啊,对不住殿下,我下回不敢了。”顾若影将探出的头又伸向路剑离。

“我看你没有什么不敢的。”路剑离也笑了,旁人对他说滚,好像长到这样的年岁,还没有过,敢对他讲这个字的,也只有她—顾若影了。

“呵呵呵……你明白就好。”顾若影退了回来依旧与他并排走着。

“我回去以后,也要让碧儿与我走在一排,这样才是对她的尊重。”路修愁感概道。

路剑离这才明白路修愁关注的地方。他从未在意过这个,让他走在顾若影身后都是可以的。他也常常这么干,因为走不赢她。但如果真的换别人这样,那自然是不可以的。

“当时父王想要千碧嫁与我,我果断地拒绝了,我知道你们的感情。我是断然不会抢你的女人的。听说你去父王那里跪了一天一夜,让我觉得你这时才像个男人。”路剑离对他说。

“殿下,你这样做真的太对了。”顾若影立即赞道。

“为何?”路剑离不明就里。

“昤王妃那样的大家淑女,你不配,你也就配我这样的。”顾若影说完立即飞身跃开几步,以他追不上的速度。

“顾若影!你给我站住!”路剑离大吼一声,惊得不远处的侍卫们都拔出了刀来,接着就听到他喊:“披风!披风掉啦!冻不死你!你给我滚回来!”边叫边拾起顾若影的披风。

顾若影才不理他,呵呵笑着,跳上一匹马飞驰而去。

“灼瑶!”还未等路剑离叫,灼瑶也已像箭一般地飞了出去。

“昫王妃,还真是……特别啊!”路修愁都看呆了,好半天才发出一声感叹。

“我太纵她了,真是无法无天!”路剑离无奈地笑笑。

“这是爱她,我以后也要这样纵碧儿才是。”路修愁笑着。

“千碧才不会像这她这么没有规矩呢!”路剑离心里却是甜的。

“这样也好,活得自在。”路修愁今日与路剑离打开心扉说了话,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,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还是会很困难,但他已经不怕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