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14章 行礼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20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他们二人行礼也安排在郡主府,十五这天。十六一早去王宫拜别王上王后,然后就立即出发去曜都,不会再停留了。

这个行礼只是形式,不是正礼,所以参加的人并不多,双方礼官见证,走完程序即可。行完礼,两人已算是夫妻,须得住在一起了。这其实也就相当于试婚,如果当夜发现这男人有隐疾还可以提出来让婚事作罢,算是男方国家对女方国家的一种承诺吧。你至少知道自己嫁的是个正常的男人,如果不正常,便可以提出取消婚约,不用等到了别国才发现。

月九幽安安静静地坐在床沿上,今日她着的喜服是烨国的传统,大红底金线绣凤,头戴金色的凤冠、步摇,胸前戴了好几层项圈与项链,左右也都各戴了好几只玉镯金钏,头盖红色盖头。

她被命令坐在这里要一动不动。过了不知道多久,总算是听到了昫王推门进来的声音。

昫王脚步似有些迟疑,当他掀起月九幽的盖头来,也是忍不住在心里得意,这新娘是那么美啊,珠玉在她面前都颜色尽失,今日是着了妆的,看着气色比平日还要好些,他第一次看她盛装的样子,虽脸有些怒气,但仍是最美的。

“幽儿……”不管是真成亲还是假行礼,总规这一刻昫王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都结结巴巴了,“我真……不敢相信,能看到你穿嫁衣的样子……”

“你总算来了!”月九幽气呼呼道。

“啊,我迟了些,刚才礼官扯着我又一顿交代明日的行程……”昫王忙解释道,心想这怎么还急上了。

“快!帮忙!”月九幽已经站起了身,开始解身上的那些首饰,“我快要被压死了,为何要带这么多?”

昫王笑了,原来是因为这个啊,再一看,她身上上下下最少也有几十件,平日钗两只步摇都觉得累赘了,更何况是这么多,忙上前帮着除她自己除不下来的项圈。两人离得很近,解这些叮叮当当的首饰,昫王在月九幽的背后帮她解那镶玉镶宝石的项圈,第一次在她身上闻到了脂粉的香味,正在沉醉着,不觉她一抬头两人的脑袋撞在一起。她揉自己的,他也揉她的,手又碰到了一起。

“这都是你的嫁妆啊,等以后曜国没钱花了,就靠你这些东山再起了。”昫王笑道。

“那都带上吧,不带白不带。”月九幽觉得自己的样子挺可笑。

两人除了半天,才将身上所有的首饰都除了下来。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“酒。”她拿眼色指示昫王。

昫王将合卺酒拿起来,递了她一杯,她按礼官教的方法与他喝下,她的脸擦着他的手过去,他不禁又一阵心动。

但她显然是走走流程,并不是真心与他喝这合卺酒,就见她一口饮下,接着道:“再来一杯,渴死了,有没有吃的,新娘是不用吃饭的吗?礼官也没有说要饿着肚子到明日啊!”这是她这些日子以来,与他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了。

“你未用晚饭吗?也未用水吗?”昫王忙又给她倒了一杯酒。

月九幽摇摇头,委屈地说:“礼官让我在外面行完礼就在这婚房里等着,不许动,也没有人给我送吃食和水过来啊!”

他见房里只有些糕点,并没有可以填肚子的,就要出去帮她拿。被月九幽拦了。

“你今日不能出这个门的,你若出去了,礼官会告之上面的人,说你嫌我。”月九幽冷声道。

“我……哪会嫌你,你不嫌我便是好了。”昫王只得坐回桌边,将那些糕点全数推到她面前,“那只好委屈你吃点这些填填,明日一早我让他们给你做好吃的,吃了我们再动身。”

月九幽点点头,就着酒吃糕点。

“还好酒不错。”月九幽笑着又饮了一杯。可酒也只有一壶,没有让新人饮醉的道理,昫王就饮了刚才那一杯,剩下的全都留给了她。

月九幽吃饱喝足就坐到床边上,对着自己身旁拍了拍,示意昫王过来坐。

昫王忐忑不安,但仍按她示意的坐在了她身边。

“殿下,我们,不应该做点什么吗?”月九幽睁着她的美目,略带醉意,望向昫王。

昫王哪里受得了,退了一步,这礼官是说可以……云云。但是这两人心结未解,是决不可以……

他还在那里想,月九幽已上前开始解他的衣服。

“不……幽儿……”他想说不是时候。

“啊!这样啊!”月九幽理解错了,就开始除自己的衣服。

“不……幽儿……”昫王又道。

“那殿下想如何,尽可说。”月九幽双目含笑地凑上前来,拿脸贴着他的脸,她的发丝轻轻撩过他的耳际,将自己送入他怀里。

“幽儿,不要这样,这不是你。”昫王心里难过,脸上也能看出来了。

“我是哪样?”月九幽重新坐好,脸上冷下来,恢复了常态。

昫王总算松了一口,这个样子也好过刚才的样子,“我并不想……”今天晚上是连话都说不全了。

“殿下不想与我有肌肤之亲?”月九幽挑挑眉,看着他。

“不是,至少现在不。”昫王握着她的肩膀,温柔地说。

“那殿下拿那么多东西来换我,又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可以尽情羞辱我、玩弄我,好报那一钗之仇吗?”月九幽笑了。

“不许这么说,什么换,什么卖,我从未这样想过。我只觉得为了你,我需要付出这些代价,你值得。”昫王眼中含泪,他听不得她说这些话,说这些让他心疼的话,“而且我也不是为了……你为何一定要这样想我呢?”

“那殿下既不愿与我有肌肤之亲,这屋里又只有床,那是打算你在那里坐一夜,还是的打算让我在那里坐一夜?”月九幽轻轻问。

“自然是你睡床,我在那里坐一夜,你安心睡。”昫王答道。

“那院子里的礼官说了一夜不许闭灯,他看到我两人的影子,你该如何答?说你不行还是我不行?”月九幽又问。

“这……”昫王不知如何答。

“你既嫌我,我离你远一点便是,差还是要交的。”月九幽冷笑一声。

她说着就将昫王推倒在床上,自己则滚到里面,靠着墙躺下。

不能灭灯,这倒好,昫王侧身望着她背影,也很是高兴了。明日就能带她走,离开这是非之地,再来好好与她聊。

他的眼睛看到月九幽蝴蝶骨,是太瘦了吗?隔着衣衫都能看到,他忍不住将手放到她的背上,一触竟也是紧实的肌骨,并不是瘦。这天天得练多少功,才是这样的肌骨?他这一年也没有少练,但是仍感觉与她相差甚远。

“路剑离,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吗?”月九幽轻声道,声音可不像刚才除衣时的软言细语。

昫王忙收了手,尴尬的说:“我……那个……觉得奇怪……我常见你冬日雪天都只着单衣,不冷吗?”

“惯了,穿多了跑动不便。”月九幽轻描淡写地答。

“啊……穿少一点会飞得高一点。”昫王想到这里。

“我穿铁衣都比你飞得高。”月九幽答,真是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啊,她转过身将脸对着昫王,两人面对面躺着,她问,“我也好奇,你原先武功怎样?”

“这个,看和谁比,和你自是不能比,应该……和那萧玴应差不多。”昫王想了想,在她认识的人找了个差不多的人。

“那也还好,自保是没问题,现在是招式都记得,独缺内力?是这样吗?”月九幽想明白了。

“对。”昫王点头道。

“那你勤加练习,三五年也是能练回来的。”月九幽,若有所思点头道,“到时……算了,你再练都不是我的对手了。那你以前用什么武器?”

昫王认同的点点头,他直接跳到了下个问题:“也是剑。”

“怎么不见你佩?”月九幽好奇了,从没看到过有随身的剑。在贪狼寨也是没有的,连短刀都是逃跑时才看到有。

“我一般用这里就行了。”昫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趁着月九幽抬眼看他时。

“主要是有剑在手也没有用处吧,都没内力,我用一个手指头就有弄死你……”

“是是是。你不用动手指头,你说要我死,我立即就去。”昫王宠溺地看着她。

她的脸因饮了酒,有些微红,眼神也有些迷离,良久不说话,最后才吐出两个字:“困了。”

“睡吧。”昫王等了半天等到这句,也是想着就笑了。

“你要敢……动手,我就……剁了……。”她想起来,又交代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昫王笑了,刚才不是还急着解别人的衣服、解自己的衣服吗?这会儿又要打要杀的,所以刚才明明就是在试探自己。现在已经呼吸沉沉,所以能睡得如此之香,至少觉得对他是放心的吧。

他起身替她脱掉靴子人都没有反应,这一天下来,应是比大战一场更累吧。他又替她盖上被子,自己也躺在被子中,只是隔得远远地,他想就这么看着她的熟睡的脸一晚上。

屋里灯还亮着,两人的剪影重重叠叠,合在一起又分开,在灯下显得那么暧昧。萧璀一身黑衣,骑着黑马,站在山坡之上,双眼望向这个院子。眼里的泪止都止不住。他的肋下疼痛无比,每呼吸一次就痛一次。这个女人终究被他亲手送到了别的男人怀里,再不是他的。他的手中,是那把“赤影”,她放弃的那把剑,她终无须这把剑了,以后有人护她,有人做她身前的盾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