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68章 无衣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169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“住手!”灼瑶在那几个彪形大汉身后,冷冷喝道。

那几人回过头看是个小巧的美丽姑娘,声音倒是很有气势。

“哟……怎么?有什么事,小姑娘?”其中一人问道。

“现在滚,还能留条命。”灼瑶依旧面无表情,冷冷说道。

茶楼里般嫦有些担忧地问:“要不要我让下面侍卫备着,一会若是她下手重了,也好处置。”

“先看看,大白天的,灼瑶心里有数。”顾若影还没有看清那些人倒底在看什么,准备再看看热闹。

巷子里的几人听到这话就不干了,有两人走上前来。

“口气不小!”

灼瑶退后一步,本来手放在腰间就要拔短刀,就见那几人身后飞出了个白色的身影,挡在她的身前。

顾若影这才看清来人,正是无衣。刚才,那几人围着的应该是他。

“是去救人的?”洵美嘴里塞着东西,边嚼边说。

顾若影没有说话,默默看着。

“今日你们也打够了,明日看到我,再来。”无衣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,伸手将灼瑶拦在身后。

“你让开!”灼瑶看他手上有血迹,白衣也是脏污不堪,想是挨了打。但看这几人的武功架势,又怎么能伤了他。

无衣没有回头看她,只轻摇了下头道:“你也走吧。”

“谁都走不了!”几个彪形中领头的那人狠狠道,边说着,边已伸手来抓。无衣没有带剑,拿手握住了那人的手,一用力便将他扔了出去。

“我不还手,不代表我打不过你们。再过来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无衣上前了一步,对那几人说道。

又是不还手!灼瑶咬紧了牙。

那几人不肯认输也不肯走,也都抽出了武器来准备对付手无寸铁的无衣。

“你……剑呢!”灼瑶低声问道。

“不再佩了。”无衣一脸绝望地答。

那几人一齐冲上来,无衣将灼瑶推开,冲进几人中,与他们对战,赤手空拳也是武功高过他们的,但是仍免不了受些伤。灼瑶拔出短刀,跃起,落在他的身前,与他配合着,没几下就将那些人全数击倒。她也知道这大白天的不能随意杀人,均是伤了手脚,动不了罢了。

那几人一看,完全不是对手,只能连滚带爬地逃走了。

灼瑶此时与无衣背靠背站着,将自己的后方交给对方,若无一丝信任,是无法做到的。她转过身,无衣也转过身,眼前竟是思念之人,便闪出喜悦的光芒。他比灼瑶年纪要大,应该比顾若影还要大些,也长得棱角分明,眼神深邃,他总是穿着白衣,风度翩翩却又成熟稳重的模样。

“为何救我?”无衣轻声问。

“为何不还手?”灼瑶也问。

无衣摇摇头表示不想说,看着她冷冷的脸,就想离开。灼瑶握住他的手臂,拉住他。

“为何不还手!”灼瑶低声怒喝道。

“不用在意。”无衣停住脚步,又忍不住回望她,就见她眼里的怒火。

“为何!不还手!”灼瑶似乎不知道结果就不会罢休。

“以前跟着暝郡王,得罪了不少人,现在离了他,所以这些人见了我,自然是要报仇的。”无衣想推开她的手,又觉得不舍。

“那为何不还手?!”灼瑶依旧还是这句。

“不还手,让他们解了气也就不会来找了,若是要命的,会还手的。”无衣面对着灼瑶,像是在安慰她一样,声音轻柔,爱意流露。刚才见她动手,想是身体都好全了,也是安心。

“剑呢?!”灼瑶终于问了句别的。

“不想杀人了,就弃了。”无衣惨笑道,其实离开了灼瑶,他感觉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,要死,却又仍旧不舍,于是又浑浑噩噩地活了回来。他也想过去别的城,但是兜兜转转还是回了曦晨镇,他没有令牌,再无法进王城,也以为再见不到灼瑶了。

“我见不得这样没用的男人!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!”灼瑶恨恨道,将自己手里的短刀塞到他手中。

无衣看着她,笑道:“让我用这刀解脱自己吗?也好,也好,等我去到你看不见的地方。”

“给你杀人用的。若是再看到你被打,我是不会再上前了。没有用的男人,被打死也没有什么好可怜的。”灼瑶咬着牙说完这句话,转身就走了,正撞上在巷口一脸冷静的顾若影。

无衣吃惊地回忆着灼瑶这话,就见顾若影出现在巷口。

“主人!”灼瑶想拦她,就看到顾若影的冷脸,只伸了手拦,却再不敢讲下一句了。

“我不杀他,你先走。”顾若影对灼瑶说。

灼瑶摇头。

“走!”顾若影喝道。

“不能再打了,已受了伤。”灼瑶声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清了,眼里也含了泪。

“也不打,行了吧,走开!”顾若影气都上来了,般嫦上来拉走了灼瑶。

无衣显然没想到灼瑶会护着他,这下更加吃惊了。

“伤可好了?”顾若影走上前几步问。

“多谢昫王妃关心,已好了。”无衣朝她行礼,不卑不亢。

“那日在我府里,你不还手,是想留口气见她;今日挨打也不还手,直到为护着她才动手。你对她……”顾若影看是看出来了,但是还想听他说。关键刚才灼瑶的表现,让她也吃惊了。

“在围猎场第一眼看到便再也忘不了了。”无衣大方地承认。

“啊,原是在那里。听她说,她的身世你也知道?”顾若影又走近一步问。

“知道。”无衣老老实实答。

“她太可怜了,以前可怜,现在也可怜。我会护着她,若是谁想伤她,暝郡王的下场便是他的下场。”顾若影脸上露出阴狠之色。

“在您身边,有您疼爱,她以后不会可怜了,我便放心了。”无衣认认真真跪下来磕头。起身后,准备离开。

顾若影朝他扔了一个东西。无衣接了伸开手一看,是一块昫王府的令牌,再看见顾若影时,她已背对着他离开,只听她说:“以后,再有人寻你的麻烦,就拿出来。”

无衣随着顾若影走出巷子,看到几人已经走远,灼瑶跟在顾若影身后,回头只朝他看了一眼。他低下头,看到手里的两样东西,无所适从。一是灼瑶随身的刀,一是昫王府的令牌。突然,就觉得有了好好活下去的理由。

“主人……”灼瑶在马车上坐在顾若影身边欲言又止。

“唉呀,没有杀他,也没有打他,你不是看到了吗?还问。”顾若影有些不耐烦。

“那主人……说了什么……让他离开曜都吗?”灼瑶不放心,还是问了。

“那你是想让他离开,还是留下呢?”顾若影已经非常不耐烦了。

“我……”灼瑶不知道怎么答。

“我就给了他块昫王府的令牌,好让他挨打的时候拿出,这样不就不会挨打了吗?谁敢打我昫王府的人?!明白了吗?清楚了吗?放心了吗?是爱上无衣了吗?”顾若影发了一长串问句。

就见灼瑶终于放心地点点头,她显然是没有听到最后一句。

“是爱上无衣了吗?”顾若影再问了一次。

又见她点头,接着恍然大悟,又开始摇头。

顾若影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玩了大半日,回到府里便先让人送了药给那汤湛去,到了晚饭时间,昫王回了府来,她就在两人的饭桌上说起灼瑶与无衣的事给他听。

路剑离也颇为吃惊,他咽下顾若影给他夹的菜,问:“不是喜欢那宇凰吗?”

顾若影皱着眉道:“是宇凰喜欢她,可能她并不喜欢宇凰。”

“总之,现在是肯定不喜欢宇凰了。”路剑离点着头回应。

“你这么关心宇凰做什么?现在不是应该关心灼瑶吗?那无衣不知是怎么样的人呢?你快去查好了告诉我,知道吗?”顾若影气得放下了筷子。

“啊啊,对对,关心灼瑶重要。我就去办,你放心。”路剑离给她夹肉,又把筷子举到她面前。

“这身边女子多了也不是好事,我这一天天的尽做媒了。”顾若影刚准备嫁了般嫦,现在又要面对灼瑶了。

“男子多了还不是得娶妻,一样,一样的。”路剑离这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笑话。

“你!”顾若影听着也觉得不对。

“你需考虑的是,她们都嫁人了,谁跟你。”路剑离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然后又道:“不行,我还是再帮你物色几个新的女俾,别到时没有人用。”

“你不如给我物色几个男子,要英俊的,肌骨好的。”顾若影打趣道。

“滚!想都不想!”路剑离斥道,“还吃不吃饭的,食不言不知道吗?”

“你也没少说。”顾若影哈哈大笑,两人吃饭这个时候就是两个市井小民,哪里像是王与王妃啊!

青渝在院子里装着点灯,听了半天饭桌上的聊天,乘着他们饭还没有用完,就悄悄出了院子,又从后门出了宅子,往“六漠斋”去了。

“公子。”

“青渝。”

“无衣要不要除掉?”

“不必了,多个他不多,留着看戏也好。”

青渝听到一阵“呜呜”的叫声,朝声音望去,看到有个人在地上滚,那人手脚都不听使唤,眼也是瞎的,正是路颢尘。

“青渝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过几日,等我信,将他扔了去。”公子扯了扯手里的绳子。

路颢尘听到这话,叫得更响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