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

第190章 伤心人

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899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顾若影走了,路剑离心里缺了一块,很不是滋味。晚上,他独自一人回到房里,整个屋里都还存留着她的痕迹。喝到一半的茶杯上留有她的唇脂,换下来搭在架子上的寝衣还留有她的体香。

他倒在床上,十分沮丧,同时,也十分伤心。顾若影那担忧的眼神深深刻在他的心里,让他一想起来,就非常伤心。他想起那次萧玴来时,顾若影对他所说的话:“我本就是萧璀派过来的,我与他是在用苦肉计骗你,我来的目的就是要获取你的信任,然后趁机收集情报,为他将来夺取曜国打下基石。甚至,等他准备好了,我就会趁势杀掉你们路家的所有人,毕竟我有这个本事……”

他回答:“莫说我不信,我就算信,我也愿意,你只管做你的,你夺就夺,杀就杀,你欢喜便好,我都配合。”

他叹了一口气,感觉现在自己根本就做不到,如今还不是来夺曜国的位,只是去救萧璀,他已经受不了了。

颜星转这时在门外敲门。

“什么事?”路剑离把她让了进来。就见她自顾自走到前屋的榻上坐下,抱着剑。

“星转你做什么?”路剑离更好奇了。

“王妃说了,如若她不在您身边,我要跟您寸步不离,保持一剑的距离,哪怕是您睡觉的时候,我也要在前屋待着。”颜星转回答。

路剑离苦笑,看来,自己还是有用处的,暂时还得留着。

他看颜星转一副绝对不会走的模样,也就放弃了劝说。而是回到里屋,躺到床上去。

这几日,他一直在找事做麻痹自己,让自己没有时间想起顾若影。

这时,门外传来了吵闹声,他走出去门,就看到顾若影正站在院子里,灼瑶与无衣也都回来了。院子里还跪着一个穿着锦服的中年男子。

彗绝王!路剑离心里叫道。

晖郡王命人将彗绝王先去关了起来,又来关心地问:“王妃可有受伤?”连他都看出来顾若影脸色不好。

顾若影摇了摇头,三人中只有无衣挨了一刀。

“那便好那便好!那日听殿下说您去救人了,没想到,还捉了这彗绝王回来,真是太好了!”晖郡王转身想把顾若影让大厅里,就见路剑离一言不发地站在厅门口,脸色冷冷地。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起来,这或是以前,还不是絮絮叨叨地跑前去上上下下摸个遍了,这今日的表现是十分反常。

顾若影看到路剑离的脸色,就知道还在气着,于是自己先放下姿态,走上前去。

“殿下,我回来了,还……”顾若影温柔地说,却被他无情打断。

“看到了,救了人还捉了彗绝王,立了大功。果然不愧是烨国的琅玥郡主,月家的罗刹杀手。”路剑离冷笑。

顾若影伸出地准备拉他衣袖的手停在了空中,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心里如刀扎一般。她半天没有说话,就只是迎着路剑离的目光看他,眼中尽是伤感。

好一会儿,她才说出话来,但是一开口先咳了几声:“咳咳……你……咳咳……”顾若影捂了胸口,退了几步,再看一眼他,转身走了,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。

“王妃……”晖郡王不知是拦好还是不拦好。

“剩下的就交给晖郡王了,没有我什么事了,咳咳……”顾若影一说话就想咳,她忙出了院子,回到房里,一阵猛咳,刚才还忍着,这会儿忍不住一直咳到脸色赤红。休息了好一阵,才缓过来。她从来没有生过病,不知道生病是什么滋味,现在因为没有受伤,所以她觉得自己是病了。

“殿下……不去看看吗?不知道是受了内伤,还是淋雨冻病了?”晖郡王怯怯地问。

路剑离没有答,默默地回到厅里,招呼其他人过来看,有了彗绝王以后,要怎么办。

直到入夜,才回到自己的院子里。

刚进院子,就见换了蔷薇色衣裙的顾若影站在院子中,含情脉脉地看着他。换了衣裙总算是衬得脸色好看多了,她浅笑着迎了上去,扑进路剑离的怀里,紧紧揽住,几日不见了,她非常想念,又担心他。

路剑离没有回抱她。

顾若影心里一凛,抬起头仍笑着道:“殿下,还在恼?不恼了可好?”

路剑离轻轻一笑,并将她推开去。

这笑、这动作让她如坠冰河。

“我可是还有用处?这一世都对我抬起下巴的月九幽,居然向我低头了。”路剑离慢慢说道。

“我……不是月九幽,我是顾若影。”顾若影声音冷下来,心也冷下来,“殿下要我怎么解释,才能安心?”

路剑离摇摇头:“不需要。”

“就是无论我怎么说,你也不会信了对吗?”顾若影也冷笑道。

“我信与不信,重要吗?”路剑离走进房间,他只是来取两件衣服,他拿了衣服朝门口走去。

“殿下,是要离开我了吗?”顾若影扯住他抱着衣服的手,眼已通红,泪水马上就要滴落下来。

“月九幽本就是雪山上的鹰,想飞去哪里都可以。”路剑离将夺回衣服与手。

“你……我杀人用剑,殿下杀人诛心,字字如刀割于我心,想是你更厉害了。”顾若影松开手,任他走了出去。

路剑离听到屋里的她又是一阵咳,心也揪在了一起。

“主人,这是怎么了?回来便一直咳?是受了内伤吗?还是哪里不好?”灼瑶紧张地问。

“去……找先生来帮我看看,我……有些不妥……”顾若影有气无力道。

灼瑶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无衣站在院里,忙让他去请冥药,自己则回到顾若影身边照顾。

冥药刚才帮承天看了伤口,又调了方子,就被无衣拖了回来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冥药问。

“回来就……咳,然后之前救人的时候,气也不够……”顾若影道。

“我就看你脸色不对了,你偏不让我看,拖到受不了了才找我。”冥药边说着边将手搭在了她的脉上。

他搭完这支手,一脸疑惑,说:“快,那只手!”

顾若影乖乖把那只手递了过去,冥药又把了把这只手的脉。

接着,他对灼瑶和无衣说:“你们出去,我需要再看一下身体。”两人听这么说,也只出门外等。

“躺下!”冥药一脸紧张,顾若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莫名跟着他紧张,就见他把手放在顾若影的肚子上,轻轻触了几个点。

检查完,他直起了身子,顾若影也坐了起来,问:“先生,但说无妨。”

“有了。”冥药扔下两个字。

“有……啦?”顾若影眼里藏不住兴奋。

“还闹什么别扭,快去告诉他吧!”冥药发自内心地笑着,但又担心道:“这才两月不到,你这钢板样的身体已经不适了,后面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!”

“有先生在,不怕的。”顾若影光着脚就想出门,奔了出去,又回来穿鞋,走到门口又停住了,对冥药交代道:“这件事情,不要和任何人讲,觊觎殿下的人太多了。”

“知道,没怀妥之前,我谁也不会说,这就去帮你煮药了。”冥药明白,这孩子来得不容易,看谁敢打他/她的主意,冥药也不会放过他。

顾若影想路剑离应该在晖郡王那里,便去那里找。到了晖郡王那里,才知道路剑离已经带着彗绝王出发,去王城了。

“走了多久?”顾若影问。

“刚才说回房里拿披风,拿披风这种事用得着他吗?我想是去看您了,难道没有和您说……”晖郡王老老实实答。

顾若影刚才高兴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,她喃喃道:“是连告别都不想说了啊!”

晖郡王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说了何时回来吗?”顾若影又问。

“说是要所有事情都办完才回曜国,所以没有交代具体时日……”晖郡王又答。

“是再也不想见我了……”顾若影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“不会……不会的……殿下那么……”晖郡王欲言又止,他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。

“可有交代什么话?”顾若影最后一丝希望,期盼地看着晖郡王。

但晖郡王只是摇了摇头。

顾若影长叹一声,对晖郡王说:“回来怕是也要冬天了……我在这里也不惯,就不在这里等他了,我这两日准备准备就走。”

“也是,这里总没有烨国舒服的,看您身子似不太好,回落风养养,等殿下回来,就去接您。”晖郡王知道他们之前是从落风来,所以以为她要回落风。

“我不去落风。”顾若影好似刚刚下了决定。

晖郡王还想问她去哪里,但是却知道她不会跟自己说。

顾若影朝他微笑。

几天后,顾若影带着灼瑶、无衣与冥药启程。

临行前,顾若影将一个包袱和一封信交给了晖郡王,让他见到昫王就转交给他。晖郡王要派队送她,她拒绝了,说人都还是留在这里更有用。

顾若影这下只能乖乖坐车了,她坐车,冥药赶车,灼瑶和无衣骑马。

冥药问顾若影:“他何时也这么无情了?”

“不关他的事,是我的错,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月九幽,还是顾若影。”顾若影抚着自己的还十分平坦的肚子答道。

“那就回烨国好了,为何要回曜都?那里你又不喜欢。”冥药想着那里的雨天,是她最不喜欢的天气。

“他的孩子,曜国的王族,应该出生在曜都。”顾若影十分冷静地答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