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在异界有座城

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彷徨的神灵战士

我在异界有座城 寒慕白 4492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帝都的酒馆当中,一群神灵战士正在买醉。

自从无法感应到荒野之神的力量后,陷入迷茫的神灵战士变得越来越多,感受着体内日渐稀薄的力量,他们终日里魂不守舍。

一时间流言四起,似乎所有人都迷失了方向。

有人猜测荒野之神或许遭遇了什么意外,或许已经负伤甚至陨落,否则断然不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。

在过去的历史上,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,因为神灵众多的缘故,他们之间经常展开战争,凡间更是时常被波及。

每当有神灵战败陨落后,凡间的信徒就会无法继续得到神灵赏赐的力量,随后被敌对势力迅速消灭,幸存者则隐姓埋名,惶惶不可终日。

就拿荒野之神为例,自从祂登上神坛之后,曾经先后灭杀了数名实力不如他的弱小神灵,究其原因,无非是那些神灵在它掌控的境内招揽信徒。

正是因为这种威慑存在,所以在信奉荒野之神的国度中,很少能看到其他神灵信徒的踪迹,胆敢出现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每一座荒野神殿当中,都有描绘着关于荒野之神斩杀敌对神灵的巨大壁画,信徒们每每看到,都会在心中升起崇拜和自豪的情绪。

故而在信奉荒野之神的神灵战士看来,这位神灵就是无敌的存在,没有任何土著神灵是其对手!

可就是这么一位在信徒心目中无比强大的神灵,却突然之间失去了存在的证明,这如何不让信徒们感到心慌茫然?

虽然明知道荒野之神有可能陨落,但是大部分的信徒都不肯承认这一点,或者说他们都在自欺欺人的逃避现实,期盼着下一刻就能重新感受到那种熟悉的力量。

就算有人彻底崩溃,大喊着荒野之神已经陨落,也会遭到众人的敌视,当场动手决战也毫不奇怪。

此时的帝都内部被一种奇怪的氛围所笼罩,再加上楼城修士随时可能发动攻击,惶惶不可终日的神灵战士们借酒浇愁,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“我不相信,伟大的荒野之神怎么可能陨落,这绝不可能,你们都是骗子!”

一名喝醉酒的神灵战士将酒杯砸在地上,双眼鲜红如血,浑身都是浓重的酒气,走起路来横冲直撞。

在他高大的身躯上,披着一套做工精致的高级战甲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旁边喝酒的顾客见状,齐齐的皱起眉头,但是没有人敢于上前招惹这个醉酒的家伙。

就在昨天这个时候,有人与他争辩荒野之神的是否陨落时,被这个发狂的家伙硬生生的撕成了碎片,鲜血内脏丢得满地都是。

可就算是如此,也没有人敢于追究他的责任,一来是他的实力强悍,二来则是他的身份特殊,那个没长眼的蠢货竟然与他争辩,被杀死也是活该!

如今这种敏感的时刻,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就要做好丢掉性命的准备,天知道身边哪个家伙就是荒野神殿的密探?

万一被听到的话,没准刚走出酒馆,就会被丢到神殿下面的黑牢中,永远再无见到天日的可能!

那名醉酒的神灵战士撞到了几张桌子,瞪着眼睛希望有人跟他理论,结果闹腾了半天,却根本没有人理会他。

“妈的,一群软蛋!”

醉酒的神灵战士打了一个酒嗝,骂骂咧咧的走出酒馆,在街道上横冲直撞,惹得满脸厌恶之色的路人连连闪避。

醉汉见状哈哈大笑,似乎极为开心的样子。

“那不是艾德曼大人吗,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一旁的路人看到醉汉之后,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,用疑惑的语气对着身边伙伴问道。

在帝都这片区域中,艾德曼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一直都是公正,温和,以及英勇的形象,如果不是看清了醉汉的容貌,路人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艾德曼!

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无赖,样子颓废到了极点。

旁边的同伴看了一眼四周,压低了声音对路人道:“据说自从感应不到荒野之神的存在后,艾德曼大人就一天比一天暴躁,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!”

说到这里同伴叹了一口气,用担忧的语气道:“帝都的城门已经被彻底封闭,我听邻居家的小儿子说,城外现在随处可见域外天魔的身影,随时都有可能对帝都发起攻击!”

路人闻言吓了一跳,连忙追问道:“域外天魔,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难道帝都数万神灵战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,只能关起城门当缩头乌龟?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,只听说他们来自另外一个世界,已经杀了很多神灵战士,还毁了很多神殿,然后一路杀到帝都!”

同伴说到这里,脸上的忧色更浓,不断思考着如何才能逃离帝都。

“这么紧要的关头,竟然感受不到荒野之神的存在,就连艾德曼大人都变成这样,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域外天魔打进帝都?”

“一旦真的打起来,咱们又该怎么办?”

消息闭塞的路人也开始忧虑起来,和同伴聊了两句后,便心事重重的返回家中。

类似的情景在街头巷尾不断上演,恐慌的情绪四处传染蔓延,尤其是当神灵战士都乱作一团时,普通的信徒民众只会表现的更加不堪。

……

艾德曼摇摇晃晃的走在街头,他不想回家,只是凭借着模糊的记忆,寻觅下一家酒馆的位置。

路人惊愕和鄙夷的眼神不断落在身上,但是艾德曼根本不在乎,此时的他只想着把自己灌醉,这样一来就不用再去思考那些让人心痛的消息。

作为荒野神殿的重要成员之一,艾德曼早就得到了护卫团长战死的消息,不过在艾德曼看来,这位同伴死得其所,绝对值得所有人铭记。

为了自己的信念,他与域外天魔战到最后一刻,虽死犹荣!

可是当他听到另一个消息的时候,却感觉遭到了五雷轰顶,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状态。

域外天魔的首领与荒野之神交手,疑似用护卫团长的龙骑枪重创荒野之神,甚至荒野之神已经有可能战死陨落!

“这怎么可能?这绝不可能!”

醉醺醺的艾德曼身体颤抖,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重复着这句话,继而仰天大吼,语气中满是不甘。

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,艾德曼不顾巷子里的便溺污秽,软软的瘫倒在地上,口中发出“嘿嘿”的怪笑。

对于荒野之神的信仰,是艾德曼的精神支柱,如今信仰崩溃,他整个人也彻底崩溃。

什么域外天魔,什么守卫帝都,都特么给老子见鬼去吧,没有了荒野之神,守护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?

艾德曼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将自己灌得昏迷不醒,然后再也不要醒来。

虽然心里这么想着,不过艾德曼却知道自己的性格,一旦域外天魔真的开始攻城,那他一定会提着自己的战刀,和那些域外天魔大战一场,最终死在战场上。

不求名,不求利,只求自己这轰轰烈烈的一生,能有个不平凡的结局!

“可惜了,自己永远也不能成为神殿壁画中的人物,被后世所铭记!”

半醉半醒的艾德曼嘟囔了一句,正想起身继续寻找酒馆时,一道诡秘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“这个世界并非只有荒野之神存在,只要你愿意跟随我,就将获得远比过去更加强大的力量,就算是杀光域外天魔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