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在异界有座城

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士可杀不可辱!

我在异界有座城 寒慕白 3935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所谓的竞技典礼,其实也仅仅是走个过场而已,不到一个时辰之后,所有门派的新秀全部进入上古秘境。

这上古秘境的来历,据说与太昊宗的兴起有关,甚至就连他们宗门的名称,也都来自上古秘境的一座巨型建筑。

唐震等人也不会闲着,当新秀们进入上古秘境之后,众人头顶的天空中,慢慢出现了几百处气团,逐渐变得如同镜面一般光滑。

上古秘境中的景象,也通过这些镜子的投射,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唐震只是搜索了一下,就看到了洛奇的身影,此刻他正孤身一人,激战一头红色毛发的巨猿。

就见此时的洛奇出手如电,一把长剑上下翻飞,将对面的巨猿杀得惨嚎不停。

那巨猿试图反击,谁料想任凭他如何挥舞利爪,却根本无法伤到洛奇的皮毛,反倒被长剑砍得遍体鳞伤。

十几息之后,那红毛巨猿哀嚎倒地,变成一具尸体。

旁边观战的宗门修士见状,不禁齐声赞叹,同时询问这是哪个门派的弟子,为何会有如此出色的表现?

当听说洛奇来自灵剑门,是唐震的弟子后,这些修士都面露恍然之色。

师傅都如此厉害,徒弟自然不会差太多,难怪洛奇的表现如此出色!

天空中的镜子不断出现又消失,每一次的出现都意味着有战斗发生,而且交战的过程越是激烈精彩,那镜子的体积就越大,吸引越多的目光。

这也是各宗派新秀们展现自己的舞台,他们都知道上古秘境的这个功能,所以全都尽可能的表现自己。

在天空镜像的不断出现消失中,洛奇的出现频率一直占据前三,另外两名却都是太昊宗的弟子。

“唐震阁下,你真是教徒有方,竟然有个如此不知分寸徒儿!”

就在唐震观战的时候,旁边突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,让他眉头微微一皱。

转头看向旁边,就见一名身穿太昊宗服装的男子看着自己,眼中带着一丝不满。

搞不懂对方为何如此态度,唐震正准备发问时,就听旁边有修士的低语传来。

“这人的徒弟被灵剑门抢了风头,所以心生不满,竟然做出这种事情!”

“呵呵,仗势欺人而已!”

“就算是仗势欺人又如何,你敢招惹他吗?”

听着那些修士的低语,唐震明白了前因后果,面露不屑之色。

对方的态度很是不善,唐震也没有必要热脸贴冷屁股,扫了对方一眼后,冷声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这样和我说话?”

“你……”

听到唐震这句话,那名太昊宗的修士面色一变,眼神也变得阴晴不定,抬手指着唐震道:“灵剑门好大的威风,当真不把我太昊宗放在眼里吗?”

唐震冷冷一笑:“太昊宗我倒是放在了眼里,却没把你放在眼里,明白了吗?”

听到唐震这句讥讽,那太昊宗的修士气得浑身发抖,看他的样子,似乎很想冲上来和唐震斗上一场。

好在他还没有丧失理智,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唐震的对手,所以只是气得面红耳赤,却始终站在原地不动。

但是这一幕被其他宗门的修士看在眼里,却是无比的讽刺和可笑,心道这家伙气量狭小,自己徒弟没有露脸的机会,就找人家师傅撒气。

结果却碰到了铁板,这位唐震阁下根本不给面子,倒是让这位如同耍猴一般骑虎难下。

虽然事情不大,但是太昊宗的脸却肯定丢了,这又是何苦?

那名太昊宗的修士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心里后悔的同时,更恨唐震不给自己面子,心里越想越气,忍不住对着唐震大吼道:“我再问一次,你可是不把我太昊宗放在眼里?”

“你聋了吗,好,我就再说一遍,我把太昊宗放在眼里,可你又算是什么东西!”

听到唐震这句话,那名太昊宗修士气极反笑,指着唐震冷笑道:“好好好,我等得就是这句话,现在我可以告诉你,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太昊宗,你明白了吗?

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,对我赔礼道歉,就休想离开太昊宗一步!”

听到对方的这句话,不止唐震愣了,周围的修士也愣了。

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无耻,自己丢脸之后,还要把太昊宗拉上撑腰,实在是太不要脸了。

唐震缓缓起身,看着面前的太昊宗修士,用淡淡的声音道:“我也再问你一遍,你确定自己能代表太昊宗?”

看到唐震站起来,那名太昊宗修士也有些胆怯,人的名树的影,唐震的实力有多强,他多少也有些耳闻。

不过若是此时示弱,那可真就把脸丢尽了。

想到太昊宗的七名至强修士就在这里,此时依旧没有发声,明显是在偏袒自己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不再迟疑,点头道:“没错,我太昊宗上下一心,一人受辱就等同于宗门受辱,不只是我,任何一名太昊宗弟子都能代表太昊宗!”

这话说的掷地有声,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受到感染,心中豪气顿生。

唐震闻言哈哈大笑,指着那名太昊宗修士骂道:“如果太昊宗都是你这般气量狭小,庸俗善妒之徒,那就当我之前瞎了眼睛。

你无礼招惹在先,还想让我唐震赔礼服软,真是痴人说梦!”

唐震说到这里,看向周围的门派修士道:“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,想要让我屈服,先问问我手中的长剑!”

话音刚落,唐震手中长剑出鞘,凛然打量四周,吓得对面的太昊宗修士连退数步,满脸都是惊恐之色。

周围的门派修士齐齐看向这里,至于上古秘境中试炼,此时已经没有人在意。

“唐震阁下,你这是不把我太昊宗放在眼里了?”

空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,正是太昊宗的长老之一,语气中似乎有着浓浓不满,甚至隐含一丝杀意。

“现在才想着站出来,刚才你门下修士对我出言侮辱时,你们为何不出言阻止?”

唐震的语气平淡,但是谁都能听出他的语气中蕴含怒意,以他的身份地位,竟然在其他宗门被低级修士羞辱,而对方的宗门的同阶修士视若不见。

若说这不是侮辱,又如何才算是侮辱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