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在异界有座城

第八百三十二章 目标出现!

我在异界有座城 寒慕白 4708 2022-06-26 14:40

  

  行走在废土世界,其实是对耐心毅力的一种考验,因为时间长了就会变成一种折磨。笔%趣%阁www.xbqg6.com

不知不觉间,就会有一种空虚寂寞的感觉袭来,让人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孤独。

不属于废土世界的人置身其中,那种感觉会变得尤为明显。

其实这座世界曾经也是无比繁华喧嚣,而如今却是遍地残骸,人踪杳无!

若不是经常有寄生兽和丧尸的踪迹出现,唐震都快把这里当成一片死地了!

闭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仔细的感应了一下那世界本源的大概位置,唐震招呼乔尔停下了汽车。

“拿好东西,我们从这里开始步行!”

说话的同时,唐震已经扯过身边的一支步枪,率先跳下了汽车。

乔尔和艾莉对视一眼,迅速将汽车开进一座荒废的庭院,随后用杂物遮掩起来,以免被人发现后开走。

此时两人都背着登山包,身上带着不少的武器装备,加起来的分量并不轻。

好在两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负重行走,表现的也十分自然,手里端着步枪,紧紧的跟随着唐震的脚步。

此时三人前进的方向,应该是一座早已荒废的农场。

那曾经整齐的田畦,如今都已经被足有一人高的荒草所遮掩,时不时可见旅生的谷物,掺杂在野草当中,基本上都干瘪的没有种子。

唐震按照感应的方向前进,精神力在如同一把无形的镰刀,将其前方挡路的杂草齐齐斩断,而且一斩就是百米的长度。

如此一来,行走起来就舒服多了。

沿着这条杂草中开辟的道路不断前行,很快一片树林就出现在唐震眼前。

唐震扫了树林边的秋千一眼,发现那吊着木板的铁链早已锈迹斑斑,一只破破烂烂的洋娃娃丢在一旁,通体沾满了尘土。

艾莉看到后,上前将这洋娃娃捡了起来,用手擦拭了一下,对着唐震道:“以前我也有一个类似的玩具,是我最心爱的东西,不过后来却弄丢了!”

唐震点了点头:“如果你想要的话,我可以送给你一个,不过要等一段时间才行!”

艾莉摇了摇头,将那破损的洋娃娃整理了一下,摆放到那随风摇摆的秋千上面。

“这种玩具已经不适合我了,现在它才是我的伙伴!”

指了指身上的步枪,艾莉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。

扫了一眼这挎着步枪的女孩儿,唐震发现她的眼里带着一丝无法散开的忧郁,眉梢上更是有着一抹沉重感。

对于这个的花季少女来说,她的生活中很少有欢笑,很少有悠闲的时光,甚至就连一个安全的环境都无法求得。

每一天面对的,只有饥饿惊恐,绝望杀戮,以及随时会到来的死亡危机!

这样的生活,又岂会有幸福可言?

突然之间,唐震对这个女孩儿产生了一丝怜悯,并忽然有了一点儿想法,想要为这个坚强的女孩子做点儿什么。

对于他来说,给对方提供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,其实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,顶多是浪费一些时间而已。

但是对于艾莉来说,却绝对是她最梦寐以求的东西!

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现在最主要的事情,还是寻找世界本源。

“快走吧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我估计咱们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返回!”

唐震说到这里,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,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树林之间。

乔尔和艾莉见状,连忙迅速的跟了上去,生怕会被唐震甩下。

走了大概一公里左右,突然间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,同时还有一些男人的吼叫声传来。

三人听到这声音后,站在原地停留了几秒,迅速判断出了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“小心点儿,敌人有枪,不要被流弹击中!”

因为身处密林当中,唐震的地图视角受限,并不能观测到所有情况,所以便随口提醒了一句。

艾莉两人点了点头,将子弹上膛,处于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。

至于唐震本人则当先一步,快步朝着枪声发出的地方走去。

他已经确定,世界本源的寄生体,就在那枪声传来的地方。

……

林间的一处空地上,几名手持各种武器的男子,将一男两女包围起来。

此时那被包围的长发男子瘫倒在地上,一只弩箭射入了他的腹腔,流淌的鲜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衬衣。

在他的肩膀上,同样有一处伤口,是很明显的枪伤。

受伤男子的旁边,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人,还有一名大概十八九岁的女子,一头金色长发,容貌只能算是一般。

此刻两女都坐在地上,正冷冷的看着这些包围自己的敌人,脸上并没有多少恐惧,更多的则是麻木。

而距离他们几十米远的地方,还有一座茅屋,屋子前面是一片菜地。

只是如今菜地的幼苗早已被践踏毁掉,两名男子的尸体倒在哪里,双眼无神的看着头顶的天空。

看这两名死者的装扮,应该是几名武装人员的同伙!

一名面黄肌瘦的男子,此刻正贪婪的盯着年轻女子有些消瘦的身体,某些部位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“你给我站起来,到那边的屋子里去!”

瘦弱男子对着年轻女子低声吼道,又抬了抬手中的猎枪,示意她到茅屋里面。

年轻女子看了中年女人一眼,见对方微微点头后,便有些不甘心的站起身来,无力的迈动长腿,朝着那茅屋迈步走去。

看她的表情,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,所以情绪始终没有剧烈的波动,就仿佛没有了灵魂一般。

经过那名手捂着腹部,面色苍白如纸的受伤长发男子时,年轻女子微微停顿了一下。

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长发男子,年轻女人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,跟随着瘦弱男子一同走进了茅屋。

远远可以看到,刚一到茅屋里面,那瘦弱男子便将年轻女子按在桌子上,伸手扯掉她的牛仔裤后,便迫不及待的去解自己的裤子。

而那名被按倒在桌子上的年轻女子,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反抗,只是如同失去了知觉一般,任由对方在自己身上肆意发泄。

那些武装人员看着茅屋里晃动的白花花身影,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,脸上带着一丝期待。

那名中年女人看到这些武装人员的表情后,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讨好的微笑,对着为首的一名壮汉道:“如果你们很着急的话,我也可以帮助解决,但是满意后请放我们离开!”

“带我们回去只会浪费食物,杀了我们的话,对于你们也没什么好处!”

说到这里,那中年女人扫了一眼受伤倒地的长发男子,对着武装人员解释道:“他的行为与我们无关,请不要迁怒我们。

我们前几天刚到这里,我的女儿陪他睡觉,他给我们食物,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关系!”

对面的光头点了点头,示意那中年女人脱去衣服,而对方也乖乖的配合着,脱去了身上破破烂烂的外套。

就在众武装分子将视线都盯在白花花的身体上,甚至那光头男子已经用枪指着头,命令中年女人跪下时,一旁的树林间突然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。

唐震三人举着步枪,直接出现在这些武装人员面前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